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壹。

壹.



“哑巴,老地方怎么样?”一个一身痞里痞气,带着差不多挡住半张脸墨镜的少年,把自己的重量挂在一个一头黑发的少年身上。满身的痞气和黑发少年那一身清冷淡漠的气质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被叫做哑巴的少年,便是长大后的起灵。只是现在整个人由团子变成了一个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少年。他只是点点头算作回答,便忽视掉身上的重量,继续往前走。

墨镜少年撇撇嘴,就着这种倚在对方身上的姿势,嘴里也不闲着地说:“你回答一个字会累死你啊?一天也不见你说一句话,我感觉好寂寞造吗?也不知道胖子饭做好没?我好饿!噼里啪啦……(省略n万字)”

起灵本姓张,他知道自己丢了一段很长时间的记忆。准确地说,应该是从7岁开始之前的记忆都是模糊不清的,他能够记得自己的父母,也能回想起来自己的家,应该是一个有着很古老历史的大家族,不知道为什么他和父母离开了那里。

清晰的记忆是从那艘游艇开始的,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那里。只隐约记得应该是离开了一座岛,之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头疼,和时隐时现的铃铛声。再之后,他便什么都不记得了。后来,他跟着父母去了西藏的墨脱,住了差不多两年。

9岁那年,有一天他的父亲领回来一个比他大几个月的男孩,那便是齐默凡,也就是现在挂在自己上的黑瞎子。因为他的眼睛问题,需要常年带着墨镜,于是他就给自己取了这样的爱称。对于他来说对方叫什么都无所谓,只是个称呼罢了,既然对方坚持他也无所谓。

从此他便莫名其妙地多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哥哥。收养瞎子没多久,他们四口之家就离开了墨脱,到了广西一个小村子巴乃开始生活。在那里是张起灵不长的人生中,还算安逸热闹的生活。

那时他温柔的母亲会给他做好吃的西湖醋鱼,有些严厉的父亲会给他和瞎子安排一些训练,虽然训练很苦,但是生活还是很充实安稳的。如果五年前的那个雷雨天,那个人没有出现,或者他和黑瞎子没有离开家的话,他是不是就可以继续这样简单快乐的生活下去?

想到这里,张起灵眯了眯眼睛。斜睨了一眼,依然再叨叨的瞎子。将思绪继续陷入了那天的雷雨夜。记得那天,是一个闷热的七月天,天气预报说会有一场暴风雨。白天便闷热得好似一个大蒸笼一样,他和瞎子放学后一起往家里走。

记得当时瞎子说了什么呢?

----------------------------陷入回忆的分割线------------------------------

“艾玛,热死哥了。哑巴,快点加大冷气功率,我要被热成一只废虾了。”黑瞎子一边给自己扇着风,一边拽着张起灵往村口的冷饮店走。张起灵只是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搭理他。

黑瞎子见对方不搭理自己,也已经习以为常,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上太闷了,不然他也不会给对方起“哑巴”这样接地气的爱称了。他几步走进店里,掏钱买了两个冰棒,回头将一个递给了张起灵手里。

张起灵也没客气,接过来就拆了包装开始吃,接着默默往家走。他抬头看了看天,知道雨很快就要下来了,在不快点和容易被淋到,他并不想变成落汤鸡。村子并不大,很快就看到了自己家的高架竹楼。

巴乃的竹楼基本上都是二层的,一层是厨房和杂物间,二层是饭厅和卧室。当走到门口的时候,“轰隆”一声闷雷,接着闪过几道闪电,不等人反应雨就和不要钱似的下了来。两人跑得也算快的了,还是被雨淋湿了一些。

一进门,就看到了白玛探头出来说:“林到了吗?赶快去洗洗,虽然是夏季也小心着凉。”张起灵点点头就往屋里走去。
“知道了,妈,我饿了。”黑瞎子,一遍脱衣服一边说。
白玛笑笑说:“洗完就能吃了,还差一个汤就好了。”

一家四口像往常一样吃着周末的晚饭,整顿饭就听黑瞎子在不听的说着学校发生的事。张起灵和他父亲都是个少言的人,只有母亲白玛不时回应两句或听到好笑的地方笑笑。外面暴雨连天,却遮不住小楼里的温馨氛围。

饭后,黑瞎子和张起灵就回了自己的屋。由于房间只有两个他和黑瞎子一间,父母一间。中间隔着一个饭厅。这样的天气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所以两人早早就收拾了躺床上了。迷迷糊糊睡到半夜的时候,雨好像是小了些,就听到一阵急速的砸门声。

张起灵本来睡觉就轻,几下就被砸醒了。接着他听到父亲去开了门,由于下雨,对方又特意放轻了声音,所以听不太清对方说的是什么。只隐约好像有,“瞒不住了”、“来了”、“那个人”、“没时间了”等不明意义的词汇。

接着,他就听到自己的母亲说:“怎么办?”他想这应该在问父亲,就在他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房门被父亲打开了。接着他和黑瞎子就被拽起来往外走,黑瞎子明显也发现了气氛的对劲了。将本要抱怨的话,吞到了肚子里走到了门口。

他的父母显得很焦躁和紧张,时间很匆忙。母亲边将他们东西递给过来边说:“你们两个要听这位解叔叔的话,跟他们去长沙。去找一位姓吴的爷爷,记住了吗?到那边要听吴家人的话,墨凡也要收敛些不能在这么调皮了,起灵就是太闷了,要多笑笑知道吗?”

“妈,那你和爸呢?不和我们一起走吗?”张起灵感觉很烦躁,自己父母的这种态度,明显打算把他们甩开自己去做什么。他心里感觉非常的不安,就好像7岁那年的不安一样。

“是啊!妈、爸你们要去哪?我俩也去。”黑瞎子也感觉到事情越来越偏离的认知,这对张氏夫妇对他非常好,就好像亲儿子一样的对待,有时候甚至比亲儿子还要好,所以他甘愿叫一声爸妈,也当自己亲生父母孝敬。但是,今天、现在、此时此刻明显是有问题。

就和三年前那个失去双亲时的感觉一样,也是突然被推出家门,从此之后在没有消息一样。他不想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家人。黑瞎子突然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疼,他抬手扶了扶墨镜,继续说:“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大半夜的要我和哑巴走啊?”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父亲,非常严厉地说:“没有时间了,这件事不是现在的你们能参与进来的。你们跟着解九去长沙找五爷,如果他觉得你们够资格了,自然会告诉你们的。现在的你们还没有资格知道得更多。”

他顿了顿露出了难得的不舍和疼惜,说:“起灵,墨凡。记住我们爱你们,不要忘记我交给你们东西。走吧!”

之后,他们只来得及接过母亲递过来的背包,那还是他们上学时用的书包。和父亲的一句话就被父亲推出了家门。这件事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他们除了跟着这位解叔叔离开别无选择。

那位所谓的解叔叔从始至终都没有再说过半个字,他们不走,他也不催。他们两个看着紧闭的家门一时间百感交集,又无能为力。其实他们隐约间也有所感的。明明母亲很疼爱他们,但是不管他们的训练再苦再累,她也从没有为他们求过一次情。父亲虽然严厉,但是也是慈爱的,只有对他们的训练从来都是最残酷的。

好像一直在为这一天做着什么准备一样,明明很温馨融洽的家庭,却又时时刻刻笼罩着一种危机感。所以,现在就是那个危险来临的时候吗?他们还太过弱小,还没有力量去保护什么,所以只能把他们送走,免得变成累赘吗?

他们两个还沉浸在乱七八糟的情绪里,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个人的动作,当感觉到后脖颈传来刺痛的时候,已经为时已完。两人回过头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那人一手拿着一个针筒样的东西。这是被打了麻醉药吗?带着这样的疑问便失去了意识。

等到回复意识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吴家。那个吴爷爷就坐在房间的卓边上,手里抱着一个小狗,见他们醒了,便很温和的笑着说:“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吴家的孩子了。饿了吧?起来收拾下去吃饭吧!”

“我们的父母呢?”黑瞎子从床上蹦起来就问。那位吴爷爷也没有对黑瞎子的态度表示不满,还很有耐心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他摇摇头说:“不知道!”

张起灵看着这位吴爷爷,什么也没有说,站起来就往外面走。吴爷爷也没有拦着他,当他打开门,看到门口三个男人,才知道为什么不懒着。原来这是有人守着啊?他当没看到一样往外走,刚迈了一步路就被一个一脸匪气的男人抓住了肩膀。

他使了一个巧劲儿,虽然挣脱了出去,但也让他知道了对方并不是个善茬。摆好架势打算实在不行就采取暴力突围,这时黑瞎子也站到了身边。就在三个人一触即发的时候。吴爷爷说话了:“别冲动,我没有骗你们,也不是非要拦着你们。只是我既然答应了你们父亲要照顾你们,我就不会失言。”

他走过来,拍拍张起灵的肩膀又说:“放轻松。听我说完,如果你们还是想走,我是不会拦着的。”张起灵看了一眼黑瞎子,明白对方和自己的想法一样。既然对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就放松了身体看着对放听对方说下去。

接着,吴爷爷带着他们去了饭厅,让他们边吃边听。也不知道昏睡了几天,肚子这个时候确实饿得厉害。是想对方也不会在两个孩子的饭里下药,于是他俩就大方的吃了起来。吴爷爷见他俩开吃了,就喝口茶接着说:“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真不知道你们的父母现在在哪里。”

他又喝了一口茶说:“大概一周前,你们的父亲找到了我,让我答应他照顾你们。我问他是什么时候,他只是说到时会让解九带过来。我再问他要去哪里的时候,他只是摇摇头并没有跟我什么。”

他停顿了下,接着说:“你们知道你们睡了几天吗?5天。三天前,我派人去了你们家,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已经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变成废墟了。所以,现在你们已经是无家可归。只能住我这里。”

听到这样的消息,张起灵不知道为什么会很平静,好像在意料之中。是的,虽然在那里生活了3年,但是却没有什么他们自己的东西。整个家的东西都很简单、很少,就像随时会离开的样子。是为了保护他们,为了不留下痕迹,所以才烧了吗?

张起灵正想得入神,就听到黑瞎子说:“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那吴爷爷不怒反笑了起来,说:“果然还是年龄小了些,不过还是很机灵的。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们现在,除了相信我也别无选择不是吗?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我不会害你们。”

他想了想又说:“你们留下来,才会离真相更近。如果想知道的更多,那就让自己变得更强吧!然后用自己的力量,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吧!”

-----------------------回忆结束的分割线-----------------------------------

想着想着,他们就走到了老地方。所谓的老地方,也不过就是学校附近胡同里的一家餐馆,非常的隐蔽。一般人很难发现,但是并不影响这里的生意。名字简单直接——胖爷家,是一个奔三的胖子开的私家餐馆。




壹完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