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动漫是粮食,文字是氧气,音乐是心情。三者缺一不可,我在的二次元世界里,活出自己的节奏。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玖。 玖. 人类是一种很残忍的生物,他们会为了自己的私欲,毫不犹豫的伤害别人。甚至为了活下去,面无表情的让双手染满鲜血,踩着同类的尸体,爬出地狱。人类也是一种非常温暖的生物,他们会为了毫不相关的人,伸出双手,温暖你冰冻的内心,抚慰你伤痕累累的身体,帮助你走向天堂。人间,究竟是地狱,还是天堂?人类究竟是邪恶还是良善?谁又说清,看得懂? 其实,人类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所谓天堂地狱只不过一场游戏罢了。 为了活下去,鲜血是必需的;为了活着出去,杀戮...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9 009,你是谁 快中午的时候,小花和黑眼镜给我和胖子带了些吃的。我一边吃一边又把早上的事和他们说了一遍。我并没有提昨晚上那个梦的事,不是不信任他们,只是我也不确定这个梦的含义,不想让大家都跟我一起烦心。 小花听完之后说:“吴邪,这件事我不管你打算怎么解决,我只希望你不要太冲动。还有就是钱二爷派人把请柬送来了。” 胖子看了一眼请柬说:“天真,你打算怎么办?” 我放下筷子,沉思了一会说:“既然人是钱二爷发现的,他一定比我们知道的多。” “那我到时候来接你,你暂时不要想太多,我会继续查的。”小花安慰我说。...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8。 008,似梦非梦 这里是一个比较普通的房间,有着地域的风俗特征,房间的东西很少,也非常简单。墙上挂了一副毛毡,上面绘制了一副麒麟踏火焚风图,非常的霸气。毛毡的下面有一个刀架,上面放着两把刀,一把稍长,一把稍短。 刀鞘是用青铜做的,一看就是把上古兵器,价值不菲。整体看来这应该是一名男子的房间,屋里有一股淡淡的香草味道,非常的好闻,让人舒服的昏昏欲睡。就在我又要睡着的时候,一个人推开了房门。 进来的是一名男子,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很冰冷,乌黑的双眼带着漠然与刚毅。脸色很白,乌黑的头发披散着,左边的鬓发编了一个辫子,用一个翎羽做的发坠绑着。...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7。 007,血型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一个护士匆忙的跑出来说:“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连忙站起来说:“我是她的朋友,怎么了?” “病人有多处重伤,导致大量出血,急需输血,可是她的血型太过特殊,里面含有某种未知的成分,医院并没有这样的血型存量。你们马上联系她的直系亲属,我们需要尽快配型。不然病人很快就撑不下去了。”护士带着急切和疑惑对着我和胖子说明了情况。 听完后我有些茫然的看着胖子,胖子也一脸懵逼的表情,说:“我说,大妹子,你说的未知成分是什么成分,我们也联系不上她的直系亲属啊?不能想想办法吗?天真,怎么办?”...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捌。 捌. 人们总是想要得到自己所没有的,而忽略了所拥有的,人妄想成为神,想要逆转命运,却不知道所做的挣扎,与沾沾自喜的胜利,都只是神闲来无聊时的一种消遣。人妄图与神斗,却忘记了神的强大和高不可攀。...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柒。 柒. 【“小哥哥,你也是来这里治病的吗?”】 【“喂~你怎么不说话?”】 【“哼,整一个闷油瓶子,都不理人家。”】 【“小哥哥,小哥哥,你看,这是羽叔叔给做的桂花糕,你快吃!”】 【“嘿嘿~是不是特别好吃?”】 【“小哥哥,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健康啊?每天都要吃很苦的药,还要打很痛的针。”】 【“小哥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小哥哥,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也有那眉毛也有那眼睛眼睛不会眨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也有那鼻子也有那嘴巴嘴巴不说话……”】 谁?你是谁? 那个有些稚嫩的声音,那些熟悉的话语,好像是我曾经遗失的记忆。但是我什...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6。 006,重逢 说到破坏,果然要比建造容易的多,几下就把那个看着挺结实的笼子给拆分了。少女看着关着自己的笼子被拆了,有些茫然地看着我们,似乎是少了笼子的保护,她变得非常不安起来。 这时秀秀走上前去,尽力轻声细语的对她说:“你别怕,现在你必须跟我们走,但是我保证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说着秀秀就伸出手打算把对方扶起来。 少女看了看秀秀并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就好像秀秀刚才说的话不是对着她说的一样。只是挨个看了下我们这一群人,她看的很慢,带着审视与探究,就好像在识别我们的长相一样。 当她的目光移到我身上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明...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陆。 陆. 意外,之所以称之为意外,即时意料之外,措不及防的,超出想象、无法预料的。所以,在一个本是风平浪静,一日安好,所有人都放松警惕的时候,悄然来到身后,无声锁住咽喉的时候。作为人类的本能只剩下惊讶,当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可能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至于结局?谁又能预知得到呢? 当第一声惨叫划破寂静夜空的时候,水杯中最后一口水划过我的喉咙。常年的训练让我迅速做出判断,放下水杯顺手拿起一旁的黑金古刀就往甲板上跑去。 本是晴朗的夜空,此时却已经狂风大作。那些甲板上的人混乱一片,船长用着浓重的地方话指挥着船员做迎接暴风雨来临的准备,和让一些人将一个失去意...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5。 005,邀请函 青年一进屋就先给我们几个挨个行了礼,说:“小佛爷,花儿爷,胖爷,黑爷,霍当家的。我家爷想请几位吃个便饭,不知道各位是否可以赏个脸?这展品算是见面礼,希望几位爷不要嫌弃。” “这么说你是卖家?”胖子说。 “回胖爷,是的。我家爷说这展品本来也是要送予小佛爷的,就是怕冒犯了小佛爷,所以才出此下策,还望小佛爷不要怪罪。”那个青年回答说。 “既然要请我们,这不报上名讳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而且你凭什么认为我们就一定会有这个时间?我要说不呢?”小花眯了眯眼睛低沉的说。 那个青年依然不卑不亢的说:“回花儿...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伍。 写在前面的话:没有点评,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好不好。>﹏<看到别的大大的文下面都有好多评论的说,感觉自己好寂寞啊!┭┮﹏┭┮呜呜呜~难道是我写的不好吗?(怀疑文笔) 这里推一下自己的群号,欢迎喜欢我的文的小可爱们,欢迎来群里催更,评论+鞭挞哦!【q群号:932337525】没有催更没有更新哦!(傲娇脸,哼~)就酱~下面是正文。 ======================================== 伍. 阳光给人的是什么感觉?温暖?活力?热情?还是酷热?那大海又是什么感觉呢?宽广?广大?壮阔?还是神秘?我们所面对的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同时也是危险的。就...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4。 004,拍卖品 随着我的坐下,我听到了下面人的惊呼声与议论声。一时间气氛达到了新的高度,人们的目光一时间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这要是换做以前,我早紧张的找不到北了。也是这几年练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小爷还能怕被围观吗? 想到此,我还特意摆了摆姿势,拿起桌边的清茶,浅浅地尝了一口。 没几分钟的时间,就有一个伙计就上来给换了茶点和茶水,一个人跟在后头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小灯笼。那人将小灯笼挂在对着展区一侧灯勾上,便退了出去。 我淡淡的看了眼楼下,只见有八个大汉,抬上来一个用黑色的布包着类似于箱子一样的的东西。此时...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3。 003,点天灯 我没想到这事还会和钱二爷有牵扯,事情变得有些麻烦。这个钱二爷在道上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一号人物,早些年也是个风云人物,虽然从不自己亲自下地,但是古往今来的大小事情没有他不知道的。 说通俗点讲就是个消息通,我们都称他为杂货铺,因为他知道的事情杂且乱。不论是黑道还是白道上的事,无论你想知道什么,只要你能给得起价码,他都能给你弄到最新消息,而且消息的可信度还非常的高。 渐渐地大家就都会去找他,他也以这些消息当做一种交易手段,创立了属于自己的一套规矩。按理来说像他这样知道这么多事情的人,早该让人给灭口了,也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
【张起灵】如果你需要有一个人陪你走到最后,我是不会拒绝的。 从踏进青铜门的那一刻开始,张起灵的世界便失去了阳光。 张起灵从来都没有想过,在漫长的岁月里,在看清了人心的冷漠与残忍后,会因为一个人而再次感受到温暖。自己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所做的事情也只是想要找到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他没有想到当自己找到这个联系之后,命运会用这样的方式和他开一个玩笑。 他活动了一下有些被冻得麻木的手脚,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重新背起行囊继续向更深的地方走去。这里的空气有些污浊但是没有什么异味,走了这么久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说明空气是没有问题的。 他感觉自己走了很久,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或许是他感觉错了,也就走了几分钟。...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2。 002,疑点 第二天5点多到的北京,一出机场就看见了那抹骚包的粉红色衬衫,靠在一辆路虎的边上,低头玩着手机。 看见我们过来才抬起头说了一句:“来了?”接着又低下头继续按着手机键盘,不用看我都知道他在玩什么,几十年的老游戏——俄罗斯方块,真不知道他怎么就会玩不腻。 我回了一句:“嗯。”就上了车。 刚坐上车就听到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冲我打招呼:“呦~小三爷儿~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我这才注意到黑眼镜也在车上,有些吃惊地问:“你怎么也在这?什么时候回来的?” 黑眼镜也算是我半个师傅,当年为了那...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肆。 肆. 半年后。 长沙吴家老宅,此时在大厅正坐着五个神情严肃的男人。摆在他们眼前的是4张邀请函,红底,金边,鎏金烫字,分别印着张起灵、齐默凡、解雨臣和吴邪的名字。 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吴邪是何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吴邪的邀请函会送到他们的手里。只是姓吴吗?就不得有一种耐人寻味的感觉了。这个叫吴邪和吴家有什么关系?又和老九门有什么关系?会是他们想的那个样子吗? 今天早上,吴家收到了一个包裹。吴二白打开之后,便一个电话就把还在部队训练的四个人招了回来。现在,张起灵、齐默凡、解雨臣、吴三省和潘子都在大厅里,几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一时间很是...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1。 001,消息 ‘我已经是张家最后的张起灵,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必须由我来守护。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还是和你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个青铜巨门来接替我。 等等,你是说,老九门是要轮流的。你们张家已经轮了好几辈子?那如果不是这样。按照承诺,老九门到现在,应该是轮到谁? 你。 每次想起这段话,我都特别想跑去把门炸了,然后把闷油瓶拖出来抽一顿。再告诉他,‘你大爷的张起灵,我吴邪不是个懦夫,该我付的责任我不会赖掉。不需要你这样的保护。’当然这也就只是想想,自从闷油瓶进了青铜门去替我当守门大爷之后,我的人生就彻底...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引,序,楔子。 引 “娘娘。” “事情办妥了?” “是。” “结果。” “覆灭。” “呵~,罢了。罢了。”芊芊玉指,把玩着手中的一个鬼钮龙鱼玉玺,抬头看了一眼日月同辉的奇景,那赤红的月亮似乎在印证着人们的贪欲,那暗淡日光似乎在昭示着一个国家的灭亡。 女子,低头又看了看手中的鬼玺,轻轻的笑了一下,一笑倾城也不过如此,最后叹息般低低说了什么,她身后站在暗影中的人,微微一愣,而后轻轻答了一句“是”便退了出去。 “灯,值吗?” 一阵清风拂过,吹起了女子的几缕...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叁。 叁. “我们是一堆青椒肉丝炒饭,你知道吗?……”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和谐的画面。“喂?……对,我们在一起呢。……哦!……嗯嗯……行。……好。……”黑瞎子挂断电话后,就去招呼张起灵离开。胖子也没挽留,只说:“明天还过来吗?”“不了,我和哑巴要出趟远门。”说完就先一步下楼了。张起灵跟在后面,难得回头说一句:“再见。”这让胖子楞了好一会,回过神后嘀咕着“今天这是要下红雨还是怎的?”说完摇摇头,自己也觉得好笑。接着,收拾收拾也下楼去了。等胖子下来的时候,张起灵和黑瞎子要走没影了。他慢慢悠悠逛到厨房,确认好了明天要送的食材,又和厨房的主厨沟通好明天主推的特色菜。就去找待...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贰。 贰. 整个店并不大,但是装修得非常讲究。店门不是普通饭店用烂了的那种玻璃,而是采用了古老的双开木门,从外面看,真的不想一个饭店,到时有些像古董店。推开门会响起“叮叮玲玲”的门铃声,左手边是一个柜台,也在那种古旧风格。 柜台后面的一整面墙都是木格子,里面摆了一些古董装饰,和一些名贵的老酒。站柜台的是一个少数民族的小姑娘,叫云彩,人长得很水灵性格也很好,是胖子心念念想娶回家当老板娘的人。看见他俩也不招呼,就指了指楼上,表示胖子现在正在楼上。黑瞎子,对她调笑了两句就跟在张起灵后面往里面走去。 门的右手边用一个镂空的装饰墙隔开了,转过装饰墙便是一楼...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壹。 壹. “哑巴,老地方怎么样?”一个一身痞里痞气,带着差不多挡住半张脸墨镜的少年,把自己的重量挂在一个一头黑发的少年身上。满身的痞气和黑发少年那一身清冷淡漠的气质形成鲜明的对比。那被叫做哑巴的少年,便是长大后的起灵。只是现在整个人由团子变成了一个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少年。他只是点点头算作回答,便忽视掉身上的重量,继续往前走。墨镜少年撇撇嘴,就着这种倚在对方身上的姿势,嘴里也不闲着地说:“你回答一个字会累死你啊?一天也不见你说一句话,我感觉好寂寞造吗?也不知道胖子饭做好没?我好饿!噼里啪啦……(省略n万字)”起灵本姓张,他知道自己丢了一段很长时间的记忆。准确地说,应该是从7岁开始之前的记忆都是模...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零。 楔子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有规律的铃铛声,时轻时重,断断续续地回荡在一个充满各种精密仪器的房间里。一个7岁左右的黑发男孩低着头坐在冰冷的椅子上,脚踝、手腕、脖颈、腰腹都被用防磨皮扣固定在那张椅子上。男孩的面容苍白,眉头紧锁,身体微微地颤抖着,似乎在经受着梦魇的折磨。嘴里含糊的低喃着什么,声音太过细小,吐字太过模糊,让人什么也听不清楚。随着声音渐渐变得大起来,身体也颤动起来越来越剧烈。如果没有提前固定住,一定会从椅子上跌下来。直到最后,近似于嘶吼的一声,“吴邪!”男孩猛然睁开了一直紧闭的眼睛。要怎么去形容这样一双眼睛呢?仿佛包含着夜间最美丽的繁星,黑曜石的瞳孔仿佛充满这个眼眶。但是...

© 墨妤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