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15。

015,选择

 

我知道这里面也许有我要找的东西,可是我又不能把麒麟就这么放在这里不管。虽然回元丹暂时保住了他的性命,但是灯也说了要尽快回族里吃下麒麟竭。不然还是会有性命之忧的,我不能见死不救。

 

可是我此次出行就是为了里面的那个东西,我不敢违背。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就是两个选择,是进,还是不进。进,也许能完成王的任务,但是麒麟也可能会死。不进,麒麟可以生,但是下次不一定还能找得到这里了。

 

我想到了家里的父母,想到了开朗温柔的灯;想到了惨死的部下,想到了不爱说话的麒麟;想到了王的重托,想到了族里的和睦;我想到了很多很多,心里百感交集,左右为难。

 

我蹲在地上抱住头不知道要怎么办,直到我看到了躺在地上身受重伤的麒麟时,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头脑也瞬间清醒了很多。

 

我又给自己甩了一个巴掌,心说:‘吴邪,你还是人吗?你真不是个东西。你的兄弟,你的朋友为了你身受重伤,生死未卜。你难道要为了任务不顾兄弟的死活吗?为人者当懂得忠义,你不顾兄弟的死活你这就是不义。’

 

忠义,忠义,王的任务可以再想办法完成,可是麒麟只有一条命,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忠让麒麟赔上性命,我做不到见死不救。

 

想清楚后我也不再矫情,背上麒麟,回到放雪豹幼崽的地方将两个幼崽抱入怀中。最后看了一眼那幽深的秘境,往来时的方向走去。此时的天依然很黑,不知何时周围出现了淡淡的雾,本来就不亮的月光,变得更加暗淡。

 

我又走了很久,久到我以为真的不会走出去了,中间我又喂给麒麟一颗回元丹。他的脸色也不再像之前那么的苍白,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放心的。只是他开始发起烧来,身体凉的吓人,我只好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穿在他的身上。

 

并把他和自己绑在一起,怕自己抓不住他给摔了。也不知道自己走的路对不对,我只知道我不能停,如果停下来我怕我就更加的走不出去了。

 

我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头脑越来越昏沉。双腿只是机械地做着走路的动作,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到天渐渐有些泛白,雾气好像也有些散了。

 

我才看到了远处有些火光,我揉揉眼睛深怕自己自己眼花看错了,当我确定那就是营地的时候,我差点激动的哭出来。这时的我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了,但是我还是尽量让自己跑起来,只想快点再快点。

 

当我看到守夜的人发现我们,并向我们走来的时候,我一下跪到了地上,心里说‘麒麟,我们终于回来了。’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这未必是为他好。”

 

“我知道。”

 

“也许他会恨你。”

 

“没关系。”

 

“值得吗?”

 

“……”

 

“好吧。我会帮你的。”

 

“谢谢。”

 

“谢什么?”

 

“很多。”

 

“我不后悔。”

 

“我也是。”

 

“哎。真是一场豪赌啊!”

 

 

 

 

‘谁?是谁在说话?’黑暗里断断续续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虽然听不明白他们说的意思。但是直觉他们所指的‘他’就是我。我想听的更清楚,感觉如果错过了,就不能阻止。但是好像是故意让我听不到一样,声音变得嘈杂起来。

 

将本来就不大的声音,彻底掩盖了过去。那杂音似战场的嘶喊,似战士们的怒吼。我仿佛听到了战争带来的惨叫,血液喷薄而出的声音。我好像看到了血染的战场,流血的城墙。

 

画面闪动得太过迅速,我并不能看的太过清楚。一切就像在看一部快进到24倍的电影,偶尔能听到一两句不明所以的对话。直到画面定格在一个场景中。

 

那是一个古老的祭台,就是之前参加狩猎时灯在上面祈祷祝福的祭台。只是此时的祭台已经被血所侵染,整个部族都变得荒芜。灯依然站在那个祭台上,台下是部族所有的子民。

 

他们都在仰望着站在祭台上跳舞颂歌的灯,直到灯停下动作,回头对下面的子民说着什么?下面的人们逐渐漏出了,不解,疑惑,惊恐,愤怒,惊讶等等表情。

 

时间就好像被静止了一样,当时的画面永远的定格到了这一个时间点。一时间狂风肆虐,沙尘漫天。画面变得越来越模糊,就在画面要被整个沙尘暴所覆盖的时候。

 

我看见一个男子的身影从风暴里走出来,那是与我的视角所相反的方向,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我第一感觉那是——麒麟,我想看的更清楚,可是画面已经慢慢消失。

 

我的意识也变得更加模糊,渐渐地我又一次陷入了黑暗。我不知道我在这种黑暗里呆了多久,直到眼前慢慢出现了一个光源。我不用自主的向光源走去,慢慢的周围越来越亮。最后当我整个人被光源所包围的时候。

 

我听到胖子和小花的声音,我知道我从梦里回来了。我没有马上睁开眼睛,继续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我不是有意要偷听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在梦里经历的一切让我感觉到了疲惫。

 

心说‘怎么睡个觉都不能安安稳稳的?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我本来想继续闭着眼睛装睡着的,结果就听小花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耳边。

 

“吴邪,如果你再不起来,我把黑金古刀给你扔了,随便再把你扒光了扔马路上。”小花阴测测的说。

 

“卧槽,大花,相煎何太急啊?你这也太狠了。”我马上睁开眼睛,微笑着对小花说。结果一出声音,给我自己吓一跳。声音不是一般的哑,而且嗓子也有些疼。

 

“靠,天真你太不够意思了。你还有心情装睡,消遣胖爷啊?你还是少说话吧,多喝点水,你这都2天没喝水了。”胖子对我吹胡子瞪眼睛的,当场就炸了,

 

“2天?”我一听胖子的语气不对,也严肃起来。小花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接过来了,慢慢地喝着。喝了些温水感觉自己嗓子舒服多了,然后就看着胖子示意他继续说。

 

胖子看看我,有些犹豫,一脸纠结得像便秘时的表情。我看他这表情就觉得心塞,于是也有些没好气地说:“你那是什么表情?到底怎么了?快说。”

 

TBC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