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9

009,你是谁

 

快中午的时候,小花和黑眼镜给我和胖子带了些吃的。我一边吃一边又把早上的事和他们说了一遍。我并没有提昨晚上那个梦的事,不是不信任他们,只是我也不确定这个梦的含义,不想让大家都跟我一起烦心。

 

小花听完之后说:“吴邪,这件事我不管你打算怎么解决,我只希望你不要太冲动。还有就是钱二爷派人把请柬送来了。”

 

胖子看了一眼请柬说:“天真,你打算怎么办?”

 

我放下筷子,沉思了一会说:“既然人是钱二爷发现的,他一定比我们知道的多。”

 

“那我到时候来接你,你暂时不要想太多,我会继续查的。”小花安慰我说。

 

这时一直盯着床上女子的黑眼镜突然说:“我想,也许我能查到这个女人的身份。”

 

话音刚落我们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尤其是小花的眼里一瞬间带上了冰冷。

 

黑眼镜见我们都看着他,连忙说:“我说,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啊?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也就是猜测,猜测。”然后,还是那种玩世不恭的笑着说:“花儿爷,这儿还不确定呢,等我确定了我第一个告诉你。”

 

小花不削的哼了一声,没搭理他。然后说:“吴邪,你先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的。”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啧。”黑眼镜看着离去的小花背影说:“小三爷,瞎子我也走了,有消息了会通知你的。”然后就追着小花也走了。

 

我和胖子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是一脸的茫然。

 

下午的时候,黎簇就带着嘉措找来了。我把我这边的情况简单的和嘉措说了一下,当然我还是没有说出梦里看到的一切,只是说了下我对这个女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并说:“我想,我可能又需要你的帮助了。你知道,这件事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知道,我们的约定已经结束了。但是我很需要你的帮助,我现在需要你给我一个态度。”

 

嘉措看着我的眼睛,沉思了好一会才说:“吴邪,我想我没有拒绝你的理由。你是我见过最坚强,最勇敢的人,经历了这么多,你的眼睛依然没有变过。所以我愿意帮助你完成你的愿望。”

 

我有些感激的看着嘉措说:“谢谢你,谢谢。”

 

嘉措走后,胖子问我说:“你真的觉得这件事和小哥有关系吗?如果没有关系你打算怎么办?”

 

我沉思了一会儿回答说:“我不会放弃的。”

 

胖子看着我说:“天真,胖爷只想和你说一句话,无论你要做什么,将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算上胖爷的一份。”

 

我看着这个平时大大咧咧,时长不靠谱,但在关键时候又心思慎密,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胖子,现在也已经略显出些老态了。仔细想想这一切最不该卷进来的人就是他了,可是他却为了兄弟情义跟着我奔波了这么多年。

 

想到这里我赶紧低下头,掩饰眼角的湿意。然后抬起头拍拍胖子那厚实的肩膀笑着说:“你放心,没有胖爷你做我的后盾,我去哪都是不放心的。”

 

胖子也笑着说:“那是,胖爷我这一身神镖就是安全感的象征。没有胖爷做后盾,你这小身板早就被折腾散啦。”

 

一个下午就在我和胖子的调侃中度过了。

 

女子是在胖子出去买晚饭的时候醒的,当时,我刚打完热水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她正坐在床上,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我。我几乎是瞬间就注意到,她瞳孔的颜色也发生了变化。

 

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继续走进屋里,并带上门笑着对她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把水壶放到床头的柜子上,随手就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片刻后进来一个医生对她做了简单的检查后说:“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多注意休息就好。”然后就出去了。医生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女子的变化,就好像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一样。

 

这期间,女子一直看着我,做检查的时候也很配合,只是一句话也不说。现在医生都出去了,我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对她说:“你。”我刚开了一个头,就被她的话打断了。

 

她说:“你是谁?”

 

她的声音不大,但咬字非常清晰。那种女孩特有的呢喃软语,让人听了非常舒服。可是我却被她这仅仅的三个字震在了当场,只因我想起了曾经失忆时的闷油瓶。

 

也是这样带着对这个世界的陌生,对周围的无措,那种迷茫的样子让我不禁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可是她前后的反应有些不对,之前她很明显是认识我的,不然也不会做出那些举动,可看她现在的神情又不像是装的,难道这是失忆了?

 

我调整了一下心态,有些不确定她现在的状况说:“我是吴邪。”尽量将语速放的比较慢,好便于观察她的神情,看她是否对这两个字有什么反应,但是明显女子对这个名字是陌生的。

 

她摇摇头有些迷茫地说:“我不认识你。”

 

我笑笑说:“没关系。”心里更加确信了这个猜想,她可能是真的失忆了。

 

“这里是哪?”

 

“这里是医院,北京的医院。”我不知道她失忆到了什么程度,按理说我应该马上叫来医生确认下的。可就是鬼使神差想在观察下。

 

她听完后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示,淡淡的说:“是你救了我?”

 

我愣了一下点点头表示肯定。

 

确认是我救了她之后,她反而对我笑了起来说:“谢谢你,我叫唐影灵。谢谢你救了我。那问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发生了什么吗?不好意思,我好像不记得自己之前发生了什么?”说完还有些不好意思地摆弄了下自己的发尾。

 

这是选择性失忆?还是说……

 

想到此我试探着问她说:“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吗?”

 

她想了想说:“2012年12月3号吧?我睡了多久?”

 

TBC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