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捌。

捌.


人们总是想要得到自己所没有的,而忽略了所拥有的,人妄想成为神,想要逆转命运,却不知道所做的挣扎,与沾沾自喜的胜利,都只是神闲来无聊时的一种消遣。人妄图与神斗,却忘记了神的强大和高不可攀。

                                                                                                 ——吴邪

“哑巴,喝点?这东西超级难搞的。”黑瞎子边调整着颈环,边将一瓶装着红色液体的玻璃瓶递给张起灵。张起灵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并没有接。他知道那瓶液体可以缓解他现在的不适状态,但是他并不想这样,他怕产生依赖感,在这样的环境里,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打开左手腕上的电子终端,有些无奈地说:“他们已经进去了。”

黑瞎子点点头,边说边拍拍张起灵的肩膀,虽然张起灵并没有搭理他,但是这并不影响黑瞎子的好心情。他说:“徒弟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也进去吧!”话落,人也已经走到门边了,边开门边说:“哑巴,别死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张起灵也站起来跟上,淡淡的跟了一句:“你也是。”

---

当电梯在B11打开的时候,喧嚣的人声马上钻进了他们耳中,如今这样的音量对于他们来说有些过于刺耳了,好在整个基地都被笼罩在屏蔽里,不然他们也许会因为这样的声音而疯掉。

这是一个类似与体院馆的地方,四周是高高的看台,钢化玻璃将其隔离在场地之外,并严密的保护起来。每面看台的空中都悬挂着两个液晶屏幕,一个上面正在直播战斗的盛况,另一个是目前的排名榜。中间的场地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如今上方的电子屏幕正显示着双方的基本信息和所拥有的积分,如今正进行着最后一场比试。

这整个B11一半是训练场,另一半是休息室,餐厅,医务室,药品室和其他的娱乐区,向这样的训练场一共有十层从B14到B5。说是训练场其实更像是武斗大会,武斗没有规则,判断胜负的方式只有两种,说出“我输了”或者是死亡。

每胜出一场战斗便就可得到一分,输了则会扣掉一分。当够积满10分就可以去到上一层,积分可以累计,不一定要连续胜出,也可以进行买卖交易,用来换取所需的药品和食物。每个人最开始都有50分做基数,一旦积分归零,也就是被这个游戏淘汰了,会被带走,没有人知道被带走的人去了哪里。

如今他们四个人已经从B14战斗到了B11。目前他的积分是37,瞎子35,解雨臣36,吴邪33。当初离开B13的时候,“它”说,这只是一场游戏。

但在张起灵眼里,这里就是一个制作蛊的地方。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虫四部”集解引唐代的陈藏器原话说:……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只不过不是虫蛊,而是人蛊。他们就好像那些毒虫一样,在不停的自相残杀,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

他和瞎子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下场比赛该他出场了。看着场上的战斗,他的思绪慢慢的回到了那一天。那天,他们都围在那个大男孩身边,黑瞎子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戳了戳对方,但是对方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黑瞎子看了看解雨臣和张起灵,又伸出整个手掌推了推对方,他用了很大的力气。

这回对方终于是给出了回应,只听对方嗯哼一声,不轻易的抖了一下,视乎是被惊到了,长长又卷翘的睫毛颤动了几下,忽闪着好像一只准备翩翩起舞的蝴蝶。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楞了一下,琥珀色的瞳孔,大大的,带着刚睡醒的水润和迷糊,就好像那水中月,镜中花,是那样的干净又模糊,让人忍不住想离得更近些,再近些,好可以看清楚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

但对方很快又把眼睛闭了起来,同时张起灵听到对方说:“难道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怎么看见三个帅哥盯着我?”说完,揉了揉眼睛,又睁开了,不过眼睛里再也没有迷糊,只有清澈和好奇,带着戒备的一骨碌坐了起来,还有点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你们谁啊?干嘛看着我睡觉?”停顿了一下,好像是想到了某种猜测,带着戒备地说:“想劫财还是劫色?要财没有,要色不给。”说完还往后挪了挪。

黑瞎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解雨臣也有点无语的看了对方一眼,说:“我叫解雨臣,他是张起灵,那个戴墨镜你叫他黑瞎子就行。”他顿了一下,声音微微压低了些说:“我们解释完了,现在该你了,你是谁?”

对面的大男孩,将视线在他们中间来回扫视了一遍,可能是确定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才松了口气说:“我叫吴邪,口天吴,牙耳邪。”

“吴邪?你就是吴邪?”解雨臣听到对方的名字,惊呼了一声。没想到他就是吴邪,那个请柬上的人。他又仔细观察了对方一遍,才发现对方长得竟然和吴家二叔,三叔有几分相似,一个大胆的猜测,让他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竟然就这样见了面。但他又马上产生了新的疑惑,那为什么吴家人不知道吴邪的存在?难道是,当年吴一穷和其夫人特意将吴邪的存在隐瞒了起来?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起灵也吃了一惊,虽然从表面上并不能看出来。虽然他一早就发现了吴邪的长相,但是他还是多了份戒备,这一切看似缘分妙不可言,但是也带着深深的阴谋和算计味道。而且,他们不确定这个人是否就是真的吴邪本人,因为关系到了吴家他不得不谨慎些。

黑瞎子看了张起灵和解雨臣一眼,多年的默契让他瞬间就知道了张起灵的戒备和解雨臣的疑惑。但是,黑瞎子想的却不是他们所担心的这件事,他比较关心吴邪这个人本身。因为从刚才开始,他就若有若无的总是能闻一股茶香,正是从吴邪的身上传过来的。同时,他还总是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试图往里面钻,他形容不好那种感觉,但是他知道是对面这个看着人畜无害的小子干的。呵,有点意思。

很快,张起灵和解雨臣也闻到了那股茶香,是雨前龙井。吴家人很喜欢喝茶,他们三个在吴家的这些年,也渐渐被同化成了茶友,对中国的茶文化不是完全通透但也算是半个专家了。所以一闻到这个味道他们马上就分辨出来了这股雨前龙井的味道。

他们马上警惕了起来,当张起灵想制住无邪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不但如此身体好像也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他们站了起来,并缓慢的远离了吴邪,一起蹲在了离吴邪最远的角落里,就像被抓进警局里的小混混。

这时就听吴邪说:“别那么紧张嘛,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我只是想问你们几个问题,但是鉴于武力值的状况,我觉得还是像这样先控制住你们,比较容易让我觉得放心。当然,你们也有不回答的权利,只不过,你们也不会在我这里得到任何的答案。怎么?信息共享,交易还算公平吧?给你们3分钟时间考虑哦!我很民主的。”

张起灵抬头看向吴邪,他对这个大男孩的感觉很奇怪,带着戒备,因为他感觉这叫做吴邪的,就是当初突然出现在船上伤害他们的人。但吴邪又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就像他们曾经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只是后来分开了,如果再次见面有一种好久不见的重逢感。他莫名的相信吴邪说的不会伤害他们的那句话,就算之前伤害他们的是他,他也愿意相信对方是有自己的原因,才不得已而为之的。

虽然现在动不了,但是张起灵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一直在暗中较劲,从被控制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周围发生了变化,他好像被一股气包围了起来,而且有很多触稍一样的东西,在不停往他脑子里钻,他试图阻挡,没想到却成功了,好像有一层看不到壁垒将触稍隔离之外。但是头更疼了,他一边忍着头疼,一边注意观察着吴邪,他知道这些触稍就是吴邪弄出来的,虽然他还不清楚这是什么,但是他感觉这和自己痊愈的伤势,突然强化的身体有着莫大的关系。

 

捌完。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