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零。

楔子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有规律的铃铛声,时轻时重,断断续续地回荡在一个充满各种精密仪器的房间里。一个7岁左右的黑发男孩低着头坐在冰冷的椅子上,脚踝、手腕、脖颈、腰腹都被用防磨皮扣固定在那张椅子上。男孩的面容苍白,眉头紧锁,身体微微地颤抖着,似乎在经受着梦魇的折磨。

嘴里含糊的低喃着什么,声音太过细小,吐字太过模糊,让人什么也听不清楚。随着声音渐渐变得大起来,身体也颤动起来越来越剧烈。如果没有提前固定住,一定会从椅子上跌下来。直到最后,近似于嘶吼的一声,“吴邪!”男孩猛然睁开了一直紧闭的眼睛。

要怎么去形容这样一双眼睛呢?仿佛包含着夜间最美丽的繁星,黑曜石的瞳孔仿佛充满这个眼眶。但是,此时那里面只有空茫,没有一丝光亮,好像被一片雾气遮住了光芒。他茫然的看着前方,眼睛里只有漫漫水雾。

很快,一阵急速的脚步声渐渐向房间走来,片刻后房门打开,一位年轻的女人来到了他的身边。将束缚住他的皮扣全部解开,将他轻轻地搂入自己的怀中,声音透着担忧和焦急地说:“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听到声音,男孩过了好一会,才慢慢抬起头看着搂着自己的女人。原本空洞的眼神也开始渐渐地有了光,当看清女人的样子时,带着孩子特有的软糯嗓音,干哑地说:“妈妈。”

“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妈妈。”女人宠溺的摸摸男孩的头,不放心地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男孩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妈妈,似在回忆,又似在思考。抬起自己的胳膊,楼上妈妈的脖颈,最后摇了摇头,有些无力的说:“没有。”

女人听到回答,松了一口,整个人也轻松了起来。将男孩抱起来就往门外走去,这时男孩才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个男人,那男人也就三十出头,利索的短发显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干净,刀刻般五官让男人看起来非常沉稳,英俊,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那是他的爸爸,一个很沉默的人。

男人伸手轻轻揉了揉男孩柔软的都发,这时会发现,男孩和男人长得竟有七八分相似。女人看到男人有些担忧的说:“可以离开了吗?”男人沉默的点点头算作回答,想了想又说:“他们让再做最后一次检查,检查完。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看女人一脸的不愿意,男人只好安慰说:“别担心,只是很简单几项检查。不会有问题的,由我亲做,放心!”女人听完,这才点点头算作妥协。接着抱着男孩和男人一起往楼上走去。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另一个有着更多精密仪器的房间,男孩再次被放在了椅子上,被从新扣上皮扣束缚住全身。男孩明显有些害怕,全身绷得紧紧地。女人摸摸他的头安慰着说:“起灵不怕,做完检查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到时妈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西湖醋鱼,好不好?”

起灵点点头,慢慢放松自己的身体。他的眼睛被带上了眼罩,只能感觉到自己好像从坐着,慢慢变成了仰趟着。接着就感觉身下缓缓的往上滑去。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有慢慢的滑出来,从新坐了起来。之后,他被抽了两管血,又回答了一些问题,才算彻底结束。

之后,他就和自己的爸爸妈妈回到一个房间,里面已经明显已经收拾过了,只有2个行李箱。他们拿了姓李之后,就马上离开了这里。他们穿过了很多道门,又坐了很长时间的电梯。这里应该是个很严密地方,没经过一道门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都要进行一次身份验证。

他虽然现在感觉头有点晕晕的,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父母的紧张和急迫。就好像后面有人在追着他们。当他看到第一缕阳光的时候,他感觉头更晕了,眼睛也非常不舒服,那种铃铛的声音又隐隐在耳边不停的响着,让他感觉非常烦躁。

他闭上眼睛适应了缓了好一会,当耳边的铃铛声听不见了的时候,他才从新睁开眼睛。应该是在海边。阳光很耀眼,空气很新鲜,偶尔还有几只海鸟飞过。他站在一艘游艇边上,他的爸爸正在将行李搬上甲板,接着他被抱了起来,也上了那艘白色的游艇。

当游艇启动的时候,他站在甲板上看着自己离开的地方,这才发现原来那是一座小岛。他感觉自己很不舒服,头又开始晕了,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变得很烦躁,他心里很不安,好像是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心慌的厉害。

头已经不仅仅只是感觉到晕,还有变得越来越疼痛。他抱着自己的头,慢慢地蹲了下来。女人在进入船舱的时候发展自己儿子没有跟进了,就连忙出来找。一上到甲板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正抱着头痛苦这呜咽。整张小脸疼的都白了,他连忙将孩子抱进怀里,跑回船舱。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游艇慢慢使离海边的时候,在起灵原本看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有着栗色头发6岁左右的小男孩。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满都是不敢相信,和被丢弃的可怜样子。就好像被丢弃的小狗一样,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

他直直地看着越来越远的游艇,苍白无血色的嘴唇喃喃地说着:“小哥哥……”

 


楔子完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