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吴老板啊,你可长点心吧!(中0.1)



不好意思,今天加班了,11点才到家,临时码的不多。先这些,明天不加班的话,再更。会尽量这周完结的。


<<<<<<<< 放正文 >>>>>>>>


午后的阳光总是那样热情又温暖,雨村是个很适合养老的山脚旮旯,我正躺在吴邪放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旁边的小桌上放着吴邪切好的果盘,耳边听着胖子在厨房做饭的声音,看着在给小满哥洗澡的小哥,心里生出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感慨。


小满哥身上都是泡泡,小哥刚放下揉搓的手,转身拿放在一边的水管,这时吴小狗的仓鼠黄突然从一边冲出来,撞倒了放水盆的小凳子,水盆一下子扣住了它。仓鼠黄是一种礼佛犬那种狗小的可怜,我真怕它淹死,刚要起身,就见小满哥一爪子掀翻水盆,叼起了仓鼠黄,甩了甩。


它这一甩一身的泡泡也跟着飞了起来甩了旁边的小哥一身一脸,然后特别诡异的画面出现了,我是不知道小哥是怎么和小满哥沟通的。我就看见一人一狗对视了一会,小满哥就放下嘴里的仓鼠黄,乖乖坐在地上,小哥就一手抓起仓鼠黄一手拿起给狗狗洗澡用的沐浴露,开始也给仓鼠黄洗了个澡。


这时,吴小狗从里屋跑出来,手里拿着毛巾,走到小哥旁边,先笑着跟小哥陪笑道歉,还顺势给小哥轻柔的擦了脸上的水,又带着埋怨的语气说:“小哥,你怎么不先回屋换身衣服啊,这感冒了怎么办?”然后又转头一脸凶狠的批评了西藏黄的鲁莽行为,接着又和颜悦色的表扬了小满哥的见义勇为,这表情变得堪比表情包。


这波操作看的我一愣一愣的,简直就像一个妻子抱怨丈夫的不爱惜自己身体。批评教育小儿子的调皮捣乱,表扬大儿子的勇敢懂事一样一样滴。


我看着这一副一家四口温馨的样子,感觉有点撑。如果那对狗男男能不这样无意识地撒狗粮的话这日子就真的完美了。


那天我和胖大叔密谋了之后,对目前的形式做了深刻的探讨与研究,我提出了很多方案都被胖大叔驳回了。讨论到最后也只得了一个先观察下看看的结果。


然而这短时间,吴小狗一直在给小哥安利我,我在无形中被小哥的冷空气吹的差点要感冒。


我几次想甩锅都被胖大叔拦住了,心想看在胖叔的美食上我就再委屈几天。所以,现在我开始了被投喂的生活,除了被胖子喂,还要被瓶邪夫夫喂狗粮,可怜的不要不要的,心疼的抱紧了自己。


我时常在想,为什么我们谁都不直接帮他俩把那层窗户纸捅破呢?最近经过观察我隐约猜到了答案,吴小狗和小哥的感情并不是一句简单的喜欢或者爱情可以定义的。这种感情只能他们自己去发现去承认去坦白去接受,如果我们替他们说出来了,那就不一样了。


可是,我还是想说你俩都腻歪成这样了,怎么就没有点自知之明呢?干脆去扯证滚床单去吧,何必为难我们小动物啊?


>>>>>> 未完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