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你是谁?我是你大爷。(01)

设定:邪魂穿,ooc属于我,原创炮灰(女)助攻一枚,结局HE。

我对不起大家,实在不好意思,深鞠躬,我实在控不住自己,忍不住又挖了一个坑。我知道我知道我还有坑没有填完,但是我实在太想把这个梗写出来了。一个没忍住还是写了第一篇,目前还没有决定是要写个短篇还是中篇,要根据我的脑洞了。希望能得到他的评论,求小心心和评论,请给我点回应吧,不然我不知道自己写的到底怎么样啊~o(╥﹏╥)o

>>>>>>> 正文奉上 >>>>>>>

【第一人称视角】

“我cao!”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这两个字就清晰地响在我的脑中,还是个非常好听的男声。然后我也跟着说了一句“我cao!”

 

没办法,如果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会想来这么一句的。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窄巷子,眼前一看就是可以列入国家物质文化遗产的古建筑。我对建筑没什么研究,不是很懂,但也能看出来这应该是个后门。门的上方有个小小个匾额,上书一个“解”字。

 

此时的我正穿着我那可爱的兔子连体睡衣,脚穿兔子拖鞋站在一处幽静的小巷子里。我有点懵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毕竟我明明记得昨天晚上我还安安生生的躺在家里的床上。一睁眼就出现在这里,说实话超级吓人的好不好?

 

我仔细地想了一遍,很确定自己没有梦游的历史。早上的空气还有些冷,一阵风吹起了我的鸡皮疙瘩,我搓搓手臂,在睡衣兜里掏了掏,掏出了手机、公交卡和家门钥匙。很好,回家还是可以回去的,看来我即使梦游中,也还是有基本生活常识的,不错不错,甚感欣慰。

 

我查了下地图发现现在正处在东城郊,距离城区有2个小时的车程,我又抬头看了下眼前的大门,心想我为啥梦游会来到这里?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只好边往回走边用某度地图查回家的路线。

 

经过一番不想再回忆起来的折腾,我终于又躺在了我那温暖的小被窝里。我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那里又是哪里?我其实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我这个人有点自我封闭,也非常的宅。所以今天的经历让我觉得奇妙,又不可思议,却没有想的更多,心里只有还好今天是周六的庆幸。

 

之后的三个月,这种情况再也没有发生,就当我已经渐渐忘记了这件事的时候。我又一次在陌生的地方醒了过来,这次是在一个明亮的大厅里,我的面前做着一个非常漂亮的男人。男人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衫,左腿搭在右腿上,手里把玩着一个粉色的手机,正一脸玩味地看着我。

 

说实话我的大脑有点没反应过来,最开始的反应竟然是想:我可能是没有睡醒。然后立刻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才又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个漂亮的男人。我有些不可思议,掐了掐自己的手心,传来了微微的痛感,这就表示这并非梦境,直到这时我才有点害怕起来。

 

这是哪?你是谁?天啦噜,这是个啥子情况哟?我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但是很快我奇迹般地冷静了下来,可能是小动物的本能,我觉得对面的人不会伤害我。

 

我咽了口水,尽量冷静地问道:“你是谁?这是哪?你抓我来这里是要干嘛?”

 

漂亮男人带着揶揄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将手机放到一边,才不紧不慢地说:“白小姐您好,我是解雨臣。需要纠正一点,并不是我抓你来的,而是你自己找来的,或者说是住在你身体里的另一个人找来的。”

 

“什么?”我又惊讶又有些生气地问道:“我自己找来的?怎么可能呢?我又不认识你?而且什么叫住在我身体里的另一个人?你的意思是说我有人格分裂症?我怎么不知道?”我非常的震惊,漂亮男人的话直接把我说懵了,要知道我活了30多年都是一个根正红苗,身心健康的五好青年,好吧是中年大婶。而且竟然还说有精神病,说我得什么病我都信,唯独不会信自己会得精神病,要知道我心大的可是比天广比海宽。

 

漂亮男人,不,是解雨臣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淡淡地说道:“白小姐请不要紧张,我并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只是需要你帮个忙。”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问:“什么忙?”

 

解雨臣便低头刷着手机,边说:“先吃点东西等会,等人齐了我们再谈。”

 

我有些狐疑地看向他,虽然心里超级紧张,又很害怕,但是经他这一说,我还真的是又渴又饿了起来,我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眼睛扫了一眼面前桌上的果汁和精美的点心。心想:既然都说了不会伤害我,这些吃的应该就不会下毒了吧?管他呢,要死也要当个饱死鬼。

 

想到这里,我也就安心地开始吃喝了起来,不得不说有钱人的东西就是好吃。我已经大概看了下周围的环境了,这里应该是某个富豪的宅邸,而且应该还是个老宅子,虽然看不到外面什么样子,但是想这个解雨臣也是非贵即富的有钱公子。

 

我边吃边打量着周围,心里不住的吐槽:啧啧啧,有钱人的家就是好啊,这点心真好吃,果汁也超级好喝。

 

我这边正吃着,这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同时也传来了一个粗狂的男人声音说:“大花,什么情况?找到小吴了?”

 

我回头看过去发现走过来3个男人,走在前头的是一个带着大大的墨镜,一身黑色的衣服,脸上挂着痞里痞气的笑的高个子男人。走在他后面是一个很胖很胖的中年男人,看着人高马大的,但是脸上充满了焦急。最后面跟着一个穿着带着帽子的长款风衣,衣服的帽子很大,将男人的脸遮住了大半,看不清楚长相。

 

很快他们就走到了我面前,在我打量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在看着我。还是那个胖子先开的口:“大花,这是谁?”

 

墨镜男走到解雨臣身边,一屁股坐在扶手上说:“花儿,哑巴我给你带来了。你快说吧,哑巴现在可是很急躁的。嘿嘿~”

 

解雨臣瞥了墨镜男一眼,没搭理他,然后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吴邪在她身体里。”

 

这话一出直接把我劈懵了“啥?”我一脸被雷劈的表情看着他,老半天没找到自己的声音。那个胖子也是一惊,连忙走到我跟前,一脸的不可置信说道:“小天真?你咋变成女的了?转性了?”然后又转头看着那个一直沉默的带着帽子的男人说:“小哥,咱小天真变成女的了,这下子你们张吴两家能有后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墨镜男一下子没绷住笑了出来,我一下子回神,连忙跳起来说道:“你这人怎么回事?你才转性了,你全家都转性。我本来就是女的,你们到底把我抓来干什么?”

 

那胖子听我这样说:“啧啧啧,这脾气还不小,大花啥情况你感觉说清楚了,天真没有多少时间了。”

 

解雨臣抬手示意问都坐下,然后清清嗓子说道:“这位是白竹晓,白小姐。这位是张起灵,你可以叫他小哥。这位是王胖子,叫胖子就好,还有这只你叫他黑瞎子就行。”他给我们分别做了介绍,然后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接着说:“事情要从半年前说起,半年前我们去了一个地方,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我们最好的朋友,也就是我的发小吴邪魂魄离体了。我们试了很多方法都没有成功,直到3个月前,我接到了你的电话,才找到他的魂魄。”

 

“我没有给你打过电话,我都不认识你,怎么可能给你打电话?”我马上反驳道,虽然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但是就是不想承认。

 

“确实是你打的,打是也不是你打的。因为是吴邪用的你的身体给我打的这个电话,所以,白小姐你现在明白了吗?我那发小吴邪的魂魄现在就在你的身体里。”

 

“不可能。”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虽然这件事非常不可思议,但是确实发生了。你的身体里现在住着两个灵魂,一个是你的,另一个就是我那发小吴邪的。现在我们需要你的配合,帮助我们将吴邪的灵魂引出来,送回到他自己的身体里去。”

 

解雨臣语气淡淡的,就好像再说今天早上要吃什么一样。但是在无形中却释放着一种上位者的威压,让我感觉自己非常弱小又无助,让我有些害怕,然后那种感觉又出现了。在听解雨臣说话的这段时间,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当我觉得害怕、紧张、慌乱的时候,就会从身体里出现一种温暖的感觉,来安抚我的紧张和害怕。

 

其实,我潜意识是相信解雨臣说的这些的,自从那天莫名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过来之后,虽然这三个月没有在发生,但是我的身边确实是发生了改变的,比如莫名移动过的物品,突然增加的话费,经常晃神,记忆断片,还有莫名疲惫的身体,明明每天睡了很早,时间也很久,可是还是有很多次醒来后都觉得好像一宿没睡一样的难受等。因为这些没影响我的正常生活,所以我也就没太往心里去。现在看来,难道每次我失去意识的时候,身体是被别人支配的吗?

 

我正想的入神,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哥开口了:“别担心,我会负责你的安全。”声音清清冷冷的,标准的低音炮!非常的好听,感觉耳朵要怀孕啦!我有些诧异的抬头,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好帅!眼睛很深邃,像一个黑洞一样,感觉自己要被吸进去了。

 

我有些呆呆地看着对方,没有说话,然后在心里各种狂吼: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生之年看到活的男神了!然后在心里又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嘴巴,清醒点白竹晓,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性命有关啊!

 

“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连忙轻咳一声掩饰了一下,然后说:“那个,小哥谢谢你啦!”我赶紧给了对方一个大笑脸,感觉自己特傻逼。听到旁边的胖子小声说道:“完了,又一个被小哥的美色所迷惑的失足少女。唉!”

 

心想:屁,你见过30好几少女吗?

 

看到对方点点头又不说话,就转过去对解雨臣说道:”需要我怎么帮忙?说实话我本身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你们说的这些太玄幻了,我实在是无法相信。但是我会做尽量去配合你们的,而且好像我并没有拒绝的权利吧?”我有些无辜的看着他又说:“所以,弱弱的问一句,会疼吗?就是还魂的时候。”

 

“噗~哈哈哈哈哈哈……哎哟!”那个黑瞎子又开始神经质的大笑,由于笑的太厉害,直接摔倒了地上。我不由得被对方的样子逗笑了,拼命忍笑忍到内伤。

 

解雨臣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黑瞎子说:“白小姐请放心,我们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只要能把吴邪的魂魄还回去,什么条件您尽管开,我们都会尽量帮你达成的。”

 

听到对方这么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高兴了,语气有点不好的说道:“不用了,我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你们为我做的,如果能因此救了吴邪我也挺高兴的。”

 

听我说完,那个胖子就马上走到身边拍着我的肩膀说:“白竹晓是,如果不介意,胖爷以后就叫你晓晓了,你这性格胖爷喜欢,胖爷年龄比你大,就认你做个妹妹怎么样?以后你的事就是胖爷的事,如果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胖爷我!”

 

不知道怎么的这席话说的我有些动容,我自小就在福利院长大,由于性格内向,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朋友,突然就羡慕起吴邪来,身边能有这么一些为他好的朋友。我对着胖子发自内心的笑了一下,叫了一声“胖哥。”

 

胖子听后,哈哈的笑起来,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解雨臣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了,就招呼我们去饭厅吃饭,说吃完饭后就都休息一晚,明天带我去医院让见见吴邪。

 

吃饭的时候,我又被美食诱惑了,觉得如果天天能吃到这些好吃的,就算还魂的时候疼点我也可以忍忍。

 

当晚我就住在解宅的客房里,房间很大,床也很舒服,枕头的高度也正好,房间有种淡淡的香气,说不上来是什么香,总之非常的好闻。我洗漱好躺在床上,嗅着被褥上残留着洗衣液的味道,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的不真实。心中不禁感慨世界真奇妙,小小声的对着空气说:“吴邪,你能听到看到吗?你的朋友们都很关心你,你真幸福!”

 

 

===TBC===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