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吴邪视角】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我想汪家派来刺杀我的这个人应该是一个新手,因为他没有随着我一起跳入悬崖给我再补上几刀,如果他那样做了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有吴邪这个人了。现在因为他的自负我得以苟延残喘的活下来,继续完成我的计划。

 

我想这个人回去以后应该是活不成了,汪家是不允许失败的,不过这已经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现在疼的已经没有力气去关心一个想要杀我的人的生死了。真他妈的疼啊!我想这孙子是下了死手的,要是能活下来我真该佩服一下自己如小强一样的顽强生命力了。

 

啊~真他妈冷啊,好想喝热乎的烧酒,吃美味的烤羊肉,实在不行给我来根烟也成啊?可是现在我身上什么都没有。想想自己这操蛋的人生,还真是充满了杯具。

 

掉入悬崖的那一刻,我对自己说:吴邪你不能死,有一个人在等着你去带他回家。然后就是身体坠入雪地的钝痛,几天前刚下过一场暴风雪,身下的雪比较松软,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当然也会有一定的弊端,落下来的冲击力在茫茫白雪中留下了一个人形的大坑,周围的雪纷纷向坑中填补,就像一个强迫症患者非要把空缺填平一般,我的半边身子很快就被掩埋在了雪下。

 

还好雪只埋到了胸部,就停止了继续的下滑。这样我至少不用担心被雪掩埋导致窒息而死。这样的情况是在预料之中的,用手死死捂着自己的脖子,温度很低,很快伤口就被冻住了。

 

尽管这样我想我还是留了很多的血,头脑有些昏沉,由于失血过多和低温空气,我感觉我出现了低体温症的症状。现在还不能轻易行动,因为不确定那个要杀我的汪家人有没有离开。现在也只能祈祷天气可以像预测的那样准时,来一场不算太大的暴风雪。这样我就可以趁着风雪模糊了视线的时候逃到安全的地方,活下去。

 

也许老天终于肯眷顾我一次了,片刻后暴风雪如约而至,我看着那个向下张望的白色人影从悬崖边离开。我缓了口气,稍微活动了下身体的各个关节,感觉自己除了脖子上这道致命伤外,并没有受其他的伤。心想:真是祸害遗千年吗?

 

从雪坑里爬出来几乎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但是我仅有的一点理智告诉我,我必须尽快爬到安全的地方,谁知道那个孙子会不会又折回来?如果折回来了那真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了。

 

由于失血过多导致四肢没有什么力气,血液堵塞在气管里导致呼吸不畅,而且每一次呼吸都带来莫大的痛苦,这些年被黑眼镜训练的已经比以前耐疼痛多了,可是这种撕裂窒息般的痛苦还是让我几度差点昏死过去。

 

眼皮越来越沉重,暴风雪比预计大的很多,我已经分不清楚方向,身体已经越累越麻木已经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往前移动过分毫,只是凭着微弱的意识向前挪动着自己身体。视线越来越模糊,当我被完全拖入黑暗的那一刻,我不甘的想:对不起闷油瓶,我已经尽力了,我可能要失约了。我答应过你,你要是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可是现在吴邪要消失了,你会发现吗?

 

昏昏沉沉的好像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我直直的看着屋顶,大脑根本无法思考。过了好久我才意识到我又逃过了一劫,自己成功的活了下来,我赌赢了。

 

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民用自建碉房,空间不大,我躺在一张一人来宽的床板上,身上盖着有些发黑的毛毡,地中间放着一个煤炉,上面放着一个有些发黑的水壶,我感觉有些口渴想倒点水喝,刚想做起来,我就被全身的疼痛定在了床上,我想我身上应该有很多冻疮,全身都是那种酸麻专心的疼痛,最疼的地方就是脖子,我真佩服自己这顽强的生命力,这样都没折腾死老子,这顽强的生命力都快赶上超人了。

 

就是太他妈的疼了!以后再也不想遭这罪了,我是有多恨我自己啊?才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真他妈的操蛋!心里正咒骂着好以此来转移疼痛的注意力,嘉措就进来了。

 

看见我醒了,他拿起水壶给我倒了一杯温开水,就着他的手我喝了两杯,想在喝第三杯的时候他阻止了我。告诉我说:“你的喉管破裂的很严重,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不能喝太多的水,现在也不适合说太多的话。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七天。外面的局势已经进入了计划的预想轨迹。你现在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一切都向你计划那样在进行着。”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自己知道了。他往水壶里又添加了一些水,给我把毛毡掖好,就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我现在除了眼睛能转之外,其余地方动哪哪疼,索性我也就不动了。

 

在我迷迷糊糊又要睡着的时候,嘉措打破了这份宁静,他带着那种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你真的让我很意外,我没想过你能活下来。由于暴风雪比预计大了很多,我本来以为找不到你了。我没想到你留了那么多血还有力气爬出那么多的距离,如果不是你往我的方向爬了100多米,争取了这100多米的时间,我想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了。吴邪,你真的很厉害,你让我看到了奇迹。也许,你真的可以终结这一切。我现在是真心希望你的计划能成功。”

 

我直直的看着他,屋里的光线有点昏暗,但是我还是能看清楚他的眼神,这些话他是发自真心说的。我想这次我是真正的拉到了一个强大的外援。之前他还只是个观望者,不过我相信从这一刻开始,他是真正站在我这边的。我现在不方便说话,但是我还是做了一个口型给他,我相信他能看的懂。我说的是:谢谢。他什么都没有说,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之后我就在这个远离人群的深山里,住在这个曾经废弃了的民用碉房里养了将近半年的伤。这里只有我和嘉措两个人生活,嘉措是个地地道道的藏民汉子,他的名字是海的意思,尽管他告诉我他从来没有真正的见过大海,我告诉他,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就带他去看真正的大海,去海南看,他听完并没有什么表示,但是我知道他很开心,从当天晚上我的伙食能够求证到。

 

他算是个局外人,但也算是个局内人,怎么说呢,他就像一个见证整件事的旁观者,他不帮着任何人,也不阻止任何事情的发生,他知道的并不多,却非常清楚一些很关键的节点,知道他存在价值的人只有我,并且是站在我这边的。因为我需要一个局外人,但是又能了解一些这件事本身的人,一个隐藏在暗处无人知道的人,很干净的人来帮我监视着这次事件之后的发展走向,做一个我不方便出面的信息联络员。

 

而且在我养伤期间也需要一个能够照顾我,让信任的人。嘉措懂得一点医术,他的格斗技能我觉得应该和闷油瓶是不相上下的,多年打猎生活让他有着很强的警惕性,而且他值得我相信他,从各方面来说嘉措都是这个最合适的不二人选。

 

现在我通过镜子,看着自己脖子上又多了一道狰狞的伤疤,不无感慨的想:我再也不用羡慕潘子那满身的刀疤了,我现在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真不知道是应该可喜还是应该可悲。正想着,嘉措就进来问我准备好没?我又检查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落下什么,最后环顾了一圈住了大半年的屋子,跟在嘉措的后面向山下走去。一切都准备好了,是时候开始收网了,之前暗暗布下的每一枚看似杂乱无章毫无用处的棋子到了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完。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