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吴老板啊,你可长点心吧!(上)

一枚炮灰女的牵线运动,结局HE,算是个短篇。喜欢请给小心心,ooc属于我,欢迎大家留言讨论,写的不好见笑。


>>>>>>>>>>>>>>>>    正文奉上    >>>>>>>>>>>>>>>>

 

和吴邪认识,源于一场迫不得已的相亲。

 

古人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活到我这个年龄之后,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家里的催婚,那简直恨不得是个男人就让我嫁了,完成人类史上的伟大运动,达成传宗接代的最高成就。但是,现在的婚姻有靠谱的吗?我这个人有点感情洁癖,对待婚姻一向重视,我并不想跟随潮流来一场闪婚闪离,更不想委曲求全随便找个人嫁了,浑浑噩噩的度过余生。于是我保持着宁缺毋滥,绝不委屈自己的信条,成功地破坏了目前的所有相亲行动。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每次相亲我都故意迟到,还不道歉,表现自己特别的没礼貌,没素质,没家教。如果是在饭店就是一顿点菜,低头猛吃,还一定要发出很多的咀嚼声和吧唧嘴声,一脸的高冷,无口,低头玩手机对对方各种敷衍,当对方有一点不耐烦的时候,就来一句“我们俩不合适”拍拍屁股走人绝对不结账,久而久之我发现老妈再也不给我安排相亲了,因为我已经进入了相亲的黑名单,哈哈哈哈哈~~~

 

我在和吴邪说这段的时候,他超级没有形象的哈哈大笑,虽然确实好笑但是咱能不能给点面子?多少收敛点行不行?当周围的视线飘过来的时候我只能低头喝咖啡,表示不认识对面笑的已经没有形象的货。

 

过了大概1年半没有相亲,不用逼婚的逍遥日子。这天老妈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周六下午2点到幸福路35号(瞎编的)的好巧咖啡厅去见一个人,还让我好好打扮下,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说对方条件不错,配我简直就是赚了,让我好好把握云云。我一听完了,也不知道哪个闲人没事干又给我妈介绍男的了。哦不,是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简直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虽然一百万个,一千万个不愿意,但我表示我是个孝顺的女儿,是不会驳了老妈面子的。当天简单的收拾好自己,并故意迟到了半小时才走进咖啡厅。说实话,第一眼我是真的被惊艳到了的。吴邪长得真心挺好看的,看着也就不到30的青年。我心想:老妈这是打算让我老牛吃嫩草吗?这会不会太小了点?虽然这几年姐弟恋很流行,但我并不想赶潮流啊!

 

一脸懵逼的被服务员带到卡位,他非常绅士的站起来给我拉了座椅,这又让我可以对他的身材给了5星好评,并心说,就这腿,这颜,够我的花痴小朋友舔一年了。我突然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感觉自己的行为有些太不礼貌了,相亲这么多次,我居然第一次有了羞愧感,果然是看脸的世界吗?

 

我礼貌的笑笑说:“您好!实在不好意思,临时有点小事耽误了,希望您不要介意。”吴邪回我一个同样礼貌的笑容,非常好看,又温暖,感觉自己被撩了。

 

“唐小姐客气了,想喝点什么?”说这话的功夫他已经将饮品单递给了我,这种小细节更加表明了他的个人素质与修养,最最重要的是,妥妥的温柔公子音有木有,感觉耳朵要怀孕了,超级像问问他有没有加入网配圈的兴趣。

 

我赶紧低头看饮品来掩饰自己的害羞,宝宝表示很恐慌啊!这么苏的男人太容易沦陷拉!啊啊啊啊啊……早知道是这样的我就好好打扮一下了,突然超级后悔没有听老娘的话好好收拾自己一下。

 

为了让对方看不上我,我今天的打扮非常的随意,简单的牛仔裤,加一件宽大的自己改良并手绘过的大T。由于昨天画手稿的时候不注意,在衣服的下摆还蹭上了五颜六色的颜料,一双白色球鞋,额,好吧灰色球鞋,白色帆布包,再配上一头有些凌乱的腰长的头发,这真真是一副在家修仙了3天没睡觉的死宅女形象。我在心里默默捂脸,丢人丢大发了。

 

我偷偷抬头瞄了瞄对面的男神,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次见过此后再无缘想见,这种黑历史还埋没在历史的长河吧。服务员可能看出了我的窘迫轻声说:“今天的焦糖卡布奇诺做活动,下单可以获得一枚蓝莓蛋挞,要试试吗?”

 

我只好笑笑说:“那就这个吧,再加一份巧克力慕斯,谢谢。”对方又确认了一下,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卡看的我是又尴尬又火大,心想:看什么看啊?没见过宅女和帅哥啊?我撇撇嘴表示不满,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抬头看向吴邪,发现对方正笑着看我,不仅更加的窘迫起来。心想:虽然你笑的很好看,但也不要一直对我笑啊,太恐怖了。我被他看的越来越脸红,也越来越尴尬。就在我快脑补出阴谋,暗杀系列的时候,对面的人终于说话了。

 

“咳,唐小姐,我想阿姨应该已经和你说过情况了吧?”

 

我点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说:“只说了你的名字和见面地点。”

 

他了然的点点头,又有些抱歉地说:“实在不好意思,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我希望你能空出几天假期,和我去福建见一个人。”

 

我一脸的黑人问号脸,心想:纳尼?什么情况?

 

吴邪也看出来我的疑惑,对我解释道:“本来今天来这里见您的是我的一个朋友,但是除了一些情况无法赶来,只能希望您能给我去见他了。希望你不要介意,但是我非常希望您能给我去一趟。”

 

我被他一串的您您您说的浑身难受,就说:“吴邪先生,你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或者叫我糖果。可以不用尊称的,听着好难受。还有,就说我不能理解,这次见不到可以下次在再约时间,等到你的那位朋友忙完了手里的事情。一定,一定要这么急吗?”

 

他听我这么说楞了一下,又笑了笑说:“好的,糖果。这件事其实并不急,只是他不回来的,所以我只好把你请去了,毕竟除了你没有更合适的了。”

 

我心想:看来也是一个抗拒相亲的,莫名生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就转头劝到说:“既然你的那位朋友并不想来,我想可能他并不需要把!毕竟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个你情我愿的不是吗?而且,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最合适的呢?”

 

吴邪听我这样说,便沉默了下来。这时服务员正好将我点的东西送过来,我也就默默喝了口咖啡,心想:味道不错。又偷偷瞄了一眼对面的吴邪心想:这什么朋友啊?关系也太好了,连婚姻也要跟着操心成这样?啧啧啧,没想到吴邪是一个爱操心的老妈子性格!

 

就在我心里各种脑洞猜测他和他那个朋友不得不说的三二事儿的时候,吴邪开口道:“糖果,我曾经在全国范围内做过一个关于血液的调查,其中,你们家引起了我的兴趣。你们世代碌碌无为,过着不贫穷不富贵,就像一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平凡人一样。但是你们家又和普通人不一样,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心里一惊,连忙抬头看向他问道:“你是什么人?”

 

吴邪只是淡淡地对我笑笑,并没有回答。

 

我有些惊讶,毕竟这件事已经被祖辈带进了棺材里,就连我的爷爷辈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们家的人,会不定期出现一个不容易老的人,寿命也相较普通人要长些,也就是普通人的2到3倍的样子。每当这样的人出现,就会想尽各种办法融入到俗世中藏匿起来,做一个最最不起眼的人物,以免引起祸端。

 

我家如果在古时候快意恩仇的年代也是一个名门望族,相信看过武侠小说的人一定对一个门派不陌生——唐门,就是那个诡异莫测,擅长使用各种独门暗器家族。只是后来不知道出去什么原因,我们好像得到了一种药物?总之我们家族的人就开始有了这种奇怪的现象,会出现不容易老,不容易死,恢复能力比较强的人出现。

 

刚开始当然也出现了很多腥风血雨,后来,我们就藏匿起来了,慢慢的唐门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关于暗器毒药什么的当然也就失传了。其实这种特殊的体质在我们家族也就出现过6个,到我爷爷辈的时候已经整整300年没有过了,大家都以为是因为时间久了,血液稀薄已经消失了,直到我的出生。

 

想到这里,我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笑起来说:“吴邪,你威胁不到我,我并不怕,我的家族到我这代只剩下了我们家这唯一的一支了。如果你真的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的父亲已经过世很多年了,而母亲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我的血液虽然可以让我变得不那么容易老,和让伤口愈合的快些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曾经去医院检测过,对于现在的医学来说,我无非也就是熊猫血罢了。”

 

我突然收起笑容,让自己看起来更加严肃的说:“你就算抓了我也没有任何用处。”说完我喝了一口咖啡,心想:我一定帅呆了,给自己点32个赞。

 

没想到吴邪突然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事情一样,对我说:“糖果,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之所以非你不可就是因为你的寿命比普通人更长,而我的那个朋友正好也是这样的一个人,你们可以互相陪伴的更久些。而你又正好只是个普通人,我希望你可以去见见他,我只是希望有个人能陪他的时间更长罢了。”

 

吴邪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些悲伤和没落。我想,这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就突然对他们的故事好奇了起来,于是我听到自己说:“如果你和你的那位朋友的故事作为交换,我就答应你跟你去福建。”

 

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有些愣愣的看了我一会,然后又开始笑起来说:“好,我答应你。”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只是当时我突然有些心疼眼前这个男人。仔细想想也很久没有出去走走了,现在这个住所也住了10几年了,是该换个地方了。而且,我总有种感觉这趟福建之旅也许会非常的有意思。

 

>>>>>>>>>>>>>>   一周后   >>>>>>>>>>>>>>>>>>>> 


我退了现在的出租屋,将大部分东西处理掉,那些比较重要又不太好拿走的东西打包放到了吴邪在杭州的家里,然后和吴邪坐上了去福建的飞机。

 

经过飞机,客巴,出租车,三轮车等交通工具的折磨,中间我数次后悔自己的决定。最后终于到了吴邪说的那个山脚旮旯常年下着雨的雨村村口,我看着吴邪指给我看的那条通往他家的村路,死的心都有了。

 

放下行李,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说什么都不起来了,耍赖道:“吴小狗,你个大骗子,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我不管,我实在走不动了,我好难受,要死了。”

 

吴邪有些无奈的看着我,拉起我一条胳膊说:“我说,你在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

 

“呸,这句话你几个小时之前就说过了,我再信你我就是小狗。我说,你们是不是有毛病啊?为啥好好的大都市不住非要来着山脚旮旯的地方?哪怕住在镇上都是好的啊!刚刚那个三轮车要颠死我了。”我抱着行李做着,就是不起来。打死都不起来,我真的超级难受,路太颠簸了,刚才的电三轮车汽油味还特别大,我现在真的晕车到想吐,头又疼又晕,难受的要死。

 

就在我们僵持不下的时候,远远地走来了一个胖胖的大叔和一条大狗。人还没走近,声音到是先到了。“哟,小吴回来啦?干什么呢?花姑娘儿的干活?”

 

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实在是没力气说话了。槽点太多,懒得吐槽。我低着头就听吴邪说:“胖子,你怎么出来了?正好帮我一把。”

 

那胖子走近我,我看的更加清楚了,果然是个胖胖的大叔,跟着他的那条狗也是胖胖的。心想:果然什么人养什么狗。

 

那胖子看看我又看看吴邪,然后笑着对吴邪说:“这位?”

 

吴邪,边把散落在地上的行李扶起来边说:“这是糖果,小哥的相亲对象。”

 

那个胖子听吴邪说完,就出现了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还是那种劈了又劈的那种。然后对我投来了一个同情加歉意的眼神,我一脸懵逼的想:我cao这果然有情况!莫名生起了一种被迫炮灰的感觉。

 

最后,胖子扛着我们的行李,吴邪背着我回到了他们在雨村的小院。当天晚上我就发起了高烧,没办法我长这么大就没有这么背折腾过,虽然曾经年轻的时候,也经常爬爬山什么的,但是去的都是旅游景点,像这样的长途跋涉我真的是第一次经历。

 

而且为了能空出时间来雨村,熬了几天几夜才把手里的本子和画稿都提前结束,同时又要忙着搬家和处理杂物。为了尽快听到吴邪他们的故事,我在来的路上一直缠着让吴邪给我几个故事,基本上也没有睡觉。能坚持到雨村才病倒,我觉得自己已经给很给力了。

 

我想吴邪一定是很愧疚,他照顾了我一夜,这让我非常的感动,于是决定原谅他把我骗到这个山旮旯的地方。第二天我就满血复活了,我其实很少生病的,毕竟我的体质比较特殊,让我的修复能力比一般人强了不少。

 

在早上的餐桌上我终于见到了我的那位相亲对象,说实话,这个男人长得真的可以说是极品了,如果吴邪是温润公子的男神,那这位就是冰山谪仙一样的男神。我注意到他的眼睛非常的黑,就是那种黑白分明纯粹的黑,要想一个黑洞一样,看久了感觉要被吸进去了。他的眼神很淡漠,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

 

但是我还是想说,就算你长得好帅,你瞪我也是要减分的。从我坐到吴邪的边上开始,他一直死盯着我看,无形中有种威压。激起了我为数不多的好斗心理,所以我狠狠地瞪了回去,并送了一对大白眼。马蛋比眼睛大吗?哼,who怕who?

 

餐桌一度陷入非常尴尬的气氛,吴邪也有些尴尬,看看我,又看看那小哥然后说:“小哥,这是我说的糖果,就是我说的那个唐门的后裔。”然后一边将碗递给我一边说:“糖果,这就是我的那个朋友,你叫他小哥就行,那位是昨天的胖子,你见过了。”


我接过吴邪递给我的粥,点点头说:“胖子你好,那个小哥你别瞪着我了,你就算把眼睛瞪出来,我也不会有分好损伤的,毕竟眼神没有物理攻击这一项。”然后低着就是个吃,哼,我不管我病着呢。你们还想欺负我咋地?饿死了,从昨天到现在我就啥也没吃,还病了一场,这趟门出的太亏了。

 

话落,感觉周围的空气有点冷。然后就听到那个胖大叔哈哈笑了起来,我不知道吴邪和小哥说了什么。反正后来空气再度回暖,气氛也在吴邪和胖子的插科打诨中缓和了不少。吃完饭后,我回了自己的屋,这本来是吴邪的房间,现在我来了,他只好去和小哥挤一个屋。

 

我坐在床上,看着窗外默默出神,这时一个身影进入了视线中,是那位冷冷的小哥。我感觉这个小哥对我充满了敌意,虽然莫名其妙但是我表示并不怕他。他走到鸡棚弯下腰开始喂鸡,这时吴邪走到了他的旁边,不知道对他说了什么,那个小哥就站直身体转身看着吴邪。

 

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那个小哥就走了,我看着离去的背影充满了落寞,吴邪转过身我看到他的脸上充满了悲伤和落寞,还有些委屈???我摸摸下巴心想:啧啧啧,这好像有猫腻啊?我不会真的要炮灰吧?

 

就在我打算好好观察下情况的时候,有个人悄悄地进了我的房间,看见我在看着他,就对我做出不要出声的手势。是那个胖胖的大叔,我想我的疑惑有人解答了。

 

胖子先是有些局促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才好,然后又一脸纠结的表情叹了口气。我看他实在是难受只好轻声说:“胖大叔,你说吧。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也知道什么叫有可为有可不为。而且我很善良的,喜欢成人之美。”

 

胖子听我这样说,就露出了一副放心的样子,对我无声的哈哈笑了下,然后又回头看看门口,才走到床边,拉过一把椅子做到我对面说:“糖果妹子啊,你胖爷是个大老粗,没啥文化,说也比较直接,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希望多多包涵。”

 

我表示没关系,你随便点就好了。那个胖子就出掏烟来,又看了下门口确定没有人口,这才点上抽了一口说:“我不知道小吴是怎么和你说的,但是吧这件事真的不会有啥结果的。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回去。”

 

我摇摇头说:“暂时我还不能回去。”

 

那胖子听我这样说立刻急了,就说:“哎,不是你不是知道什么喂不喂吗?怎么能不走呢?你在这里呆多久,咱小哥也不会看上你的。胖爷也是为你好才来劝劝你,免得你在小哥身上浪费感情。”

 

我很平静的问道:“为什么?”

 

胖子听我这么问,就沉默了,有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就对我说,小哥是个有故事的人,一般人根本无法理解,小哥所经历的,不是你能明白的,也是你无法想象的。”

 

我听的有点不耐烦,就说:“胖大叔,你说的这么煽情,无非就说是想告诉我小哥心里已经有人了,对不对?咱直接点不好吗?没事玩什么煽情?”我送了他两个白眼,又说:“让我猜猜,小哥心里的那个人会是谁呢?这个人一定是我认识的人,如果没猜错就是那个找我来的吴小狗吧?”说完我笑咪咪地看着胖子。

 

胖子听我这样说,又是一愣,然后就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拍着肚子对我说:“哈哈,糖果妹子果然是个通透的人,哈哈哈。”过了一会,胖子笑够了,又有些沉重地说:“哎,可惜小吴那个傻子就是不明白,你说这一出弄得,多伤小哥的心啊。说什么非要给你小哥找联系。我呸,我看他就是自己拎不清。他对小哥的那点小心思,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分明,就他自己没有自觉。小哥也是个榆木脑袋,以为自己是单箭头,还天天闷着不说话,看得胖爷这个憋屈啊。”

 

我理解的对胖子点点头说:“我来的时候已经听过你们的故事了,这是让我来这里的条件。我当时就觉得自己要炮灰了,没想到还真就炮灰了,不过,没事,如果能够成人之美,我也是很喜闻乐见的。所以,我才说我现在还不能离开啊。我的作用很大的,难道胖大叔不想利用下这个难得机会敲打敲打吴小狗的脑袋吗?”

 

“哎?我cao!嘿嘿嘿……”

“呵呵呵……”

 

此时的吴邪和张起灵,突然都感觉背后一凉。

 


(未完待续……)

评论(1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