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14。

014,蛊雕

 

大吼一声就向我们冲了过来,麒麟往我身前一站,摆开架势对我说:“走。”

 

我被他这种态度弄得也火气也有点上来了,心说‘我又不是个娘们儿,用得着你这么护着我吗?不管怎么我也是个堂堂的将军,岂能坐一个丢下兄弟自己逃跑的懦夫?’

 

思及此,我不但没有听他的反而也往前踏一步与他并肩站着。他见我不听劝,也不再说什么。

 

此时的朱厌仿佛进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完全不顾防守,只管进攻。那一声鸟鸣视乎是催促尽快速战速决的号令,鸟鸣每响起一声,朱厌的攻势就越强势一分。

 

虽然我和麒麟都不是泛泛之辈,尤其是他论功夫那绝对不是比我强了一点半点的。可是毕竟是有血有肉的人类,而且他刚才还替我当了一次朱厌的攻击,左肩膀受了重伤。和这种庞然大物如此长时间的对战,体力明显有些不支。

 

我几次想把他挡在身后,却都被他当了回来,只能在他后方进行着防备与偷袭。心里暗暗有些气恼,同时也有些嫌弃自己的不足。

 

就在我们陷入苦战,而我想要绕到朱厌后方偷袭的时候。只感觉到一阵疾风从后方吹过,麒麟就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竟然一回身将我推开。用身体替我挡下了疾风般的攻击。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他的身体晃了晃。

 

右侧腰身渐渐有殷红低落,此时朱厌的拳头再次从头上袭来,双手握紧黑金古刀向上提起,接住了这次来势汹汹的攻击。可是也由于右侧腰身的受创,一只腿硬生生因为这次攻击的重量跪到了地上。

 

朱厌的尾巴也从右侧抽过来,我记得大叫一声:“小哥,小心。”同时我赶忙上前用剑当下这次攻击。

 

我侧头看了一眼他的伤势,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只见伤口由右腰侧一直斜上到左腋下。伤口深可见骨,有撕裂的痕迹,明显是被某种动物的利爪所抓伤。

 

不仅如此,伤口还隐隐有些发黑,明显已经有了中毒的迹象。我看他的脸色越来越白,而且身体也明显有些摇晃,不免担心的要命。可是朱厌又无法立刻解决,心里越加着急起来。

 

见麒麟的血越流越多,我心里就越是疼痛,恨不得受伤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他。当时太过着急也没有深想这种来自心脏的抽痛是为什么。我一边抵攻击,一边将明显有些意识模糊的麒麟挡在身后。

 

就在我们陷入苦战,我以为我们没有可能活着离开的时候。一声鸟鸣再次响起,只是这次明显不同于之前的声音,如果说之前是一种催促,那这次就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悲鸣。

 

我寻声望去,终于让我看到了声音的发出者,那是一只通体漆黑的似鸟似兽的生物。鹰首豹身,头上有独角,有兽尾3条。此时我才听出发出的声音像婴儿的啼哭声。

 

之前太过突然又全身戒备这朱厌,根本没有注意这些声音。如此细看之下这竟是那传说中的蛊雕。心里不禁叫苦,难道今天我和麒麟真的就要栽这里了吗?

 

一个朱厌尚且这般狼狈,再加上一个蛊雕。天要亡我啊!

 

此时蛊雕盘旋在洞口的上方,嘴里的叫声越来越急促,身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口。我一下就明白了刚才偷袭我的那阵疾风就是它弄出来的。

 

而朱厌听到这样不同之前的叫声,竟然停止了攻击。我看准时间带着麒麟退出了朱厌的攻击范围,眼睛紧紧盯着前方戒备着。心里不停盘算着如何能活下去的方法。

 

那蛊雕飞到朱厌的上方,盘旋了一周之后,直入云霄向峭壁飞去。就在马上要撞上峭壁的时候,一团白光突然炸开,那光太过刺眼,我不禁眯起眼睛。等我再次能看清东西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蛊雕和朱厌。

 

我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竟然就这样活了下来,如果不是麒麟此刻的满身伤痕,我都要怀疑刚刚的一切是不是我做的一场梦了。

 

我也不管那两个异兽是不是真的放过了我们,赶紧把麒麟平放在地上检查伤势。他伤的实在是太重了,除了背上被蛊雕偷袭的那三道伤外,还有左肩上被朱厌抓伤的伤口,皮向外翻着,伤势不比背上来的轻。

 

除了这两处,身上还有不同程度的被朱厌尾巴抽到的瘀伤。我颤抖的将手伸到他的鼻下,憋住呼吸深怕我呼吸重了,会把他吹死了。好在好在,虽然很微弱但还活着。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我现在非常的明白什么叫只因未到伤心处。伤的实在太重了,眼泪就那样无预兆的流了下来。我想给你他赶紧包扎下伤口,可是手抖得太过厉害,几次想把衣服撕开都没有成功。

 

心里越着急手就越是抖得厉害,眼泪也就越是流的厉害。我最后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擦干眼泪,做了几个深呼气,让自己的情绪能平静些。

 

我心里也越来越慌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好,就在我六神无主,手足无措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想起临走时灯给我的香囊。我赶紧把怀里的香囊掏出来,希望里面有可以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香囊里面有一个小瓷瓶子,和一张纸条。我打开一看,顿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想还是灯想的周到,这下麒麟暂时是有救了。

 

纸上说,此次出行会有一劫,只是渡劫者不确定是我还是麒麟。如果是受了重伤命悬一线的时候,可以吃一颗回元丹,回元丹一共10颗。

 

灯在我和麒麟身上各放了5颗。这药只能拖延10个时辰,每一个时辰就要服用一颗。还说这回元丹是药也是毒,如果吃了回元丹就一定要吃麒麟竭。不然回天乏术,无药可救。

 

看到此我赶紧把麒麟的香囊也翻了出来,果然内容和我的一样。至于麒麟竭是什么,上面并没有细说。只说吃了回元丹要尽快回族里。暂不做他想,灯是不会害我们的。

 

我先给麒麟喂下回元丹,还好他还有吞咽的意识。再把伤口上的腐肉刮掉,然后用嘴一点点吸出来,吸到流出来的血变成红色才结束。最后把草药嚼碎附在伤口上,缠上我用衣服撕成的布条。

 

他其他的伤口也一一处理好后,我整个人都有些脱力的跪倒在麒麟的身边。我躺了一会缓了缓力气,就站起来开始大量眼前的洞口。现在我心里非常的纠结与矛盾。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