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拾。

拾.

 

有的时候行为会快过所思所想,大脑还没有处理出个结果,但是你已经在行动了。

 

=======

 

解雨臣看了看吴邪,对方一脸【小爷等着呢,能不能别墨迹?】的表情。他只好低头想了下说:“其实,你对老九门并不陌生吧?我想你应该已经调查过了,我们对老九门的了解程度应该是一样的。你想问的其实是另一件事对吗?”

 

“噗~呵呵呵~不愧是九门解家的少当家,老九门年轻的一辈中最有出息的一个。”琥珀色的猫眼笑出了月牙形,吴邪歪了歪头做出一副头疼的样子说:“哎,比不了比不了。好吧,其实我只想知道,你们对当年的那个研究团队有多少了解?”

 

话音刚落,三个人都是一个激灵,当年老九门被迫和一个神秘的大人物合作,为了某种东西组织了一个研究团队,九门第二代都有参与其中,具体是要研究什么?那个大人物又是谁?都不得而知。只知道最后所有的参与者全部失踪,不知是死是活,而第三代基本上都有记忆缺陷,想不起幼时发生的事。发生了这件事之后,九门也逐渐的落寞了,死的死,散的散,如今九门也就剩下了解霍吴陈四家还算有点势力。可以说,当年的研究团队算是毁了老九门。

 

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解雨臣打破了这种死一般的寂静:“我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当年的实验是成功的,而且消失的人和终极乐园有着莫大的关系。而终极乐园所牵扯的关系非常大而杂,可以说各个领域都有终极的人,还听说凡是终极乐园的人身上都有一种力量,一种不属于人类的力量。有人说是超能力,但谁也不知道真假,毕竟见过的都已经没命了。”解雨臣耸耸肩表示这就他知道的全部。

 

“是人体实验,关于人体基因改造。”张起灵突然接了一句。解雨臣猛然看向他,眼神有些锋利,咬着牙说:“你们居然满着我。”

 

这时候黑瞎子终于开口道:“花儿,我们也是为你好。”

“哼”

 

吴邪看着这三个已经当他不存在的人,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们知道的也并不多啊!那好吧,算我倒霉,既然无法达成信息共享的条件,那就让我们换一种合作方式吧!”

 

吴邪停顿了下接着说:“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有人单独对你们进行健康检查,和能力训练。没错,你们现在已经拥有了那种不属于人类的力量。哦!这里还要恭喜你们,你们成功完成了一次死里逃生,没有在首轮筛选中被pass掉。”说着他还鼓了鼓掌,表示对他们三人的衷心祝贺。

 

接着话锋一转“我希望你们能尽快掌握自己的能力,同时也要故意保留不要让上面的人查出来。至于原因?我相信你们应该懂得锋芒毕露,必伤其身道理。我们需要你们做的就是帮我完成一个计划,或者说,让我来教你们如何活着离开这里。”

 

之后,吴邪又简单的介绍了所谓的终极乐园和所谓的终极游戏。

 

“嘿嘿~这不就和打游戏一样?先选职业,学技能,出新手村,下副本或战场,然后闯关打boss,最后游戏结束?”黑瞎子听完吴邪的介绍后,简单总结到。

 

吴邪歪歪头说:“虽然我没玩过你说的那种游戏,但确实就是你总结那样。”

 

“你没玩过游戏?单击游戏,网络游戏都没有玩过?”黑瞎子听吴邪这一个说,一下子来了兴趣,一脸的不可思议。

 

“没有,虽然听说过这几个词,但是并不知道是什么。”吴邪老实回答。

 

“哎呀!可怜的娃,人生苦短,你居然都没玩过游戏,可怜可怜~”黑瞎子一脸的痛心疾首状,接着又一脸的贱笑说:“你叫我一声师傅,我教你。并且全程免费,包教包会,还附赠带你装逼带你飞哦!亲~”

 

吴邪一脸看智障关爱儿童的表情说:“不要。”

 

 

=========回忆结束的分割线===========

 

 

“咔擦”随着转动门把手的声音,休息室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说是休息室,其实可以说是一个小平米的小套间,一个小小的客厅隔开了两间不大的卧室,门的右手边是卫生间,左手边是个小厨房,冰箱里只有一些简单的食物,这里的食物免费供应的只有压缩饼干和泡面。如果想要吃新鲜蔬菜水果或者鱼肉类只能用积分去兑换,而且价格并不便宜。

 

现在吴邪和解雨臣正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一股腥甜的血腥味正充满这小小的客厅中,吴邪又受伤了。从他们认识到现在,每场战斗吴邪都会受伤流血,张起灵知道,这是他能力的一种,不然他就无法驾驭。但是他还是心里不好受,一种异样的情绪在他心里拨动着,但他习惯的压制住了这种情绪,走过去接过解雨臣手里的纱布为吴邪继续包扎。

 

吴邪感觉到张起灵的气息,睫毛颤了颤终究没有睁开眼,他太累了,失血过多让他非常配备,虽然消毒片、纱布、棉签是免费不限量供应,但是对于经常受伤的自己效果实在是太差了。由于体质的特殊性,他的伤口总是要别人愈合的慢很多,这就导致旧伤没好又添新伤,导致伤上加伤,简直痛苦不堪。

 

看来需要让萌萌来一趟了,至少需要把凝血剂带过来,不然老子真的因失血过多挂了。想到这里,他感觉手上的动作停了,但抓在他手腕上的力道并没有消失,接着一个轻柔的凉凉的东西划过了手臂上的伤疤。吴邪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对面的人。

 

 

拾完。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