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13。

013,朱厌

 

发现麒麟怀里的幼崽有些激动的想要站起来,结果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我有些于心不忍的接过麒麟怀里的雪豹,走到母豹的身边说:“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也不会伤害你的孩子。”

 

也不管母雪豹是否能听懂我说的话,就蹲下来把幼崽放到了母豹的身边,然后退后了几步以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母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站在一边始终没有说话的麒麟,最后低头舔了舔两只还无法站稳的幼崽。那种依依不舍的感觉让我有些动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家人,也不知道现在她们怎么样了。

 

就在我陷入思念家人的情绪里的时候,母豹对着我和麒麟叫了两声就闭上了眼睛。他马上走过去检查了一下说:“死了。”

 

我有些难过的抱起地上的雪豹幼崽,又看了眼死去的母豹说:“小哥,我想把它埋了,可以吗?”

 

麒麟没有回答我只是走到一边开始挖土。看着他的背影我心想:有这个人在真好,虽然话不多,却一直都能这样的体谅别人,默默地守护别人。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你会不会还这样默默的陪着我?想到这不禁有些自嘲地笑自己贪心。

 

挥散心中的胡思乱想,和麒麟一起把母豹埋入土中。抱着两只已经睡着的幼崽往来时的方向走去。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我和麒麟都发现了古怪。

 

本来只需要一炷香就能到的营地,现在却没有看到,而且周围的树木好像也不是来时的样子。我们只好打起十二分的警惕继续往前走。又走了大概半个时辰,还是没有看到我们休息的营地。

 

我往麒麟的方向靠了靠,说:“什么情况?迷路了?”

 

“不是。”麒麟沉思了一会说:“是路变了。”

 

他蹲下来抓起一把土仔细地研究了半天,又抬头看了下有些暗淡的月亮,突然神色大变地说:“不好,我们快离开这里。”

 

“啊?那怎么离开?”我有些茫然的看着麒麟变得凝重的脸色问。心里也跟着越来越紧张起来,可是越紧张嘴上越停不住的问:“怎么回事啊?小哥,我们是走错路了吗?这到底是哪啊?”

 

麒麟观察了下四周,认准了一个方向就抓着我开始跑,边跑边说:“珠曼的禁地——塔木。”

 

我心中不禁惊讶起来,塔木,塔木,不就是我原本要去的地方吗?本以为不会找到这里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误打误撞地来到了这里。可是为什么要说是禁地?麒麟你在怕什么?

 

还不等我想明白,跑在前面的麒麟突然停下了脚步,我由于惯性一下子撞到了他的背上,顿时鼻子发酸,眼泪差点掉下来。本想抱怨两句的,结果刚抬起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忘记了要说的话。

 

【又西四百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铜。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见则大兵。】

 

月亮被不时飘过的云朵遮住了半边脸,让本来就不算明亮的月色变得更加朦胧起来。几颗不知名的星星此时却发出异样的光芒,形成奇怪的走势,将眼前的景象衬托的更加诡异起来。

 

只见眼前有一座直入云霄看不到尽头的峭壁,可能由于月光的照射竟泛着微微地银光。在山壁的下方有一个大洞穴,明明深不见底,却偶尔因为月光的某次折射问题发出奇光异彩。虽然转瞬即逝,但还是看到了里面大有乾坤。

 

“白壁川云霄,星轨奇异光;月照秘境路,异兽乾坤阵。”我呐呐自语着这四句诗句,一一对照着眼前的景象。

 

这四句诗句是在来时的路上,听那个向导说的古老童谣,也是关于那个任务的唯一线索。本来都要放弃了寻找,没想到竟真的来到了这里。不免有些激动,因为我猜测这里有我苦苦寻找的东西。

 

麒麟斜眼看了一眼发呆中的吴邪,虽然心中充满疑惑,可是现在并不是适合分心关注其他事情的时候。

 

毕竟面前的异兽已经出现,他有些懊恼自己的不小心,怎么可以来到这里。这里明明已经被灯封印起来,今天为何会突然出现一条缺口?

 

他抽出古刀,向前迈了一步,将吴邪挡在了身后,紧绷身体的每一寸肌肉,和眼前的异兽对持着。压低声音说:“我来拖住他,你快离开这里。”

 

一句话将我的思绪打断,并马上意识到眼前的情况并不是应该走神的时候。我仔细端详眼前的庞然大物,此异兽身长过丈,白首,赤足,猿身,人面的怪兽,我不禁大吃一惊。这不是只可能存在于传说中的异兽——朱厌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没等我想明白,只听一声兽吼,本来只是和麒麟对持的朱厌已经首先发动了攻击。

 

人头般大的拳头向我们直击过来,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动作。麒麟一脚将我踢开,并扭转身躯躲过这一击。同时右手挥起黑金古刀向朱厌的腋下刺去,这朱厌也不是一般的野兽,居然利用巨大的尾巴,将麒麟再次挥退。

 

我怀抱着两只雪豹幼崽,不好上前帮忙,只好暂时将两个小家伙安放在一旁的树丛里。就在我将小家伙安放好,打算回身帮忙的时候。只感到一阵劲风向我袭来,同时是麒麟焦急的呼喊:“吴邪,小心。”

 

我反射性的一个下腰后空翻,险险躲过。并快速甩出暗器,只听一声野兽的嚎叫。站稳后一看,正中朱厌的下颚。麒麟趁此机会,一个跃起跳到朱厌的肩膀,黑金古刀直逼朱厌咽喉砍去。朱厌也是被逼急了,直接扭头就向他咬去。

 

麒麟见此将刀上提,直刺入朱厌左眼。又是一声嘶吼,朱厌挥起右手就向他抓去,他没办法只好放弃攻势,转攻为守退到我身边。此时朱厌已经深受重伤,但是因为被刺伤性情更加暴躁。

 

大有一副不把我和麒麟弄死绝不罢休的气势。我们彼此戒备着,经过这一番动作,我和麒麟多少都有负伤。朱厌也发现我们并不好对付,尤其是麒麟。但是我们也没占到什么便宜,麒麟整个后背都被朱厌的尾巴抽出来的血痕。

 

我虽然着急麒麟的伤势,可也不敢轻举妄动。就在我们僵持不下的时候,一声鸟鸣打破了此刻的僵局。像是某种信号一样,朱厌一听到鸟鸣声表现的越加暴躁。

 

TBC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