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12。

012,雪豹

 


“喂~大花,天真这里,出了一点状况,你快点过来。”

 

“别叫我大花,出什么事了?”

 

“这……哎!你还是过来自己看吧。我他娘的不知道要怎么说。总之太他娘地诡异了。”

 

“好,我马上过去。”

 

“那行了,你快着点。”

 

放下电话之后,胖子看着眼前的情况,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看明显进入梦魇中的吴邪,又看看还是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少女。最后犹豫了半天只好坐在了那张病房里唯一的沙发上。他自然是注意到了事情的关键,很明显在于少女的身上。

 

他想:这一个没醒,怎么又搭进去了一个?

 

放下胖子的电话解雨臣就驱车往医院赶,同时还给秀秀打了一个电话,让对方也尽快赶到医院去。盘口离医院并不算远,没多久就到了地方。

 

刚打开门房门,即使是遇到过各种状况都可以处变不惊地花爷,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立当场,好半天没有回过神。要不是胖子的大嗓门,解雨臣都要以为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对了。

 

“哎呦~你总算是来了。快进来,把门关上,别让人看见了。”胖子看对方开着门站在门口,深怕被外人看到,有些着急的提醒道。

 

“这……这什么情况?”解雨臣边关门边有些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胖子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平静地说:“就是你看到的情况呗。”

 

片刻的沉默之后,解雨臣迅速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说:“秀秀,我需要你家的那位医师。对,现在的情况也许只能问问她了。嗯,最好快点。好。”

 

同时又叫来几个得力的伙计守在病房的四周,好在这家医院本身就是解家的产业,安排起来也方便了很多。

 

放下电话解雨臣对胖子说:“现在只能等霍家的医师来了再说了,也许钱二爷是对的。”

 

胖子有些疑惑的问:“你说的就是那天拍卖会上的钱二爷?他说了什么?”

 

“对,就是他。他只说了一句话,本来我还不明白,不过现在看到吴邪这个样子,我想我有点明白了。”解雨臣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烛灯泪,影中藏,似梦非梦麒麟殇。”

 

“这什么意思?”胖子摸摸头,突然恍然地用手指了指沉睡中的少女——唐影灵说:“你是说……她?”

 

解雨臣点点头。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因此没有人注意到,睡梦中的吴邪身上发生了微妙地变化,而一直昏迷不醒的唐影灵左手的手指微微地动了下,明显有了要苏醒的迹象。

 

同一时间,梦中的吴邪,却在体验着另一番经历,陷入忠与义的两难之中。

 

吴邪第一次感受到忠诚与道义的重量,夹在两者之间的痛苦。不论选择哪一方他都将是一名罪人,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无言在面对自己今后的人生。

 

看着昏迷不醒的麒麟,想起王的重托,他夹在两难的境地里犹豫不前。是完成王的任务?还是放弃任务救自己的朋友?

 

他跪在麒麟的身边,怀抱着他显血淋漓的身体,看着前方的禁忌秘境,他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之中。他知道现在是个绝佳的机会,如果现在进入那个地方,他就可以找到王所需要的东西,完成王交托的任务,回到自己的国家。

 

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他不知道还有没有进入这个地方的可能。可是如果不马上把麒麟带回部落,他必然会因重伤不治死去,他做不到见死不救,更何况麒麟还是因救他才会伤得如此之重。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本以为这次只是一次单纯的狩猎,没想到事情最后却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的麒麟,最后有些哽咽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由于狩猎的不只有动物,还需要一些药材。为了尽量多的储备物资,麒麟便把队伍分成了十个小队。其中五个小队去了森林的东边地势较高,那里植被较为丰富,适合一些珍贵的药材生长。

 

剩下的五个小队跟着麒麟进入了森林西边,西边地势较低,由于雨水汇集成一个大湖泊,动物一般都会聚集在这边。因为狩猎日只有五天,第七天的时候无论是否有收获都要尽量撤出森林反回部落。

 

这是灯定下的规矩,因为如果到了第七天还没有从森林里出来,那这个人就将永远也不能离开森林了。所以我们的时间实在不多,只能减少休息尽快赶路。

 

今天是我们进入森林的第四个夜晚,在这四天里,闷油瓶带着我们捕捉到了3只兔毛驴、5只马鹿、7头野猪、11只黄羊及23只鼠兔,同时还活捉了不少的动物。毕竟抓活的圈养起来,才是长期的储备粮食。

 

这次出来我们的运气非常不错,收获比以往都多了不少。明天天一亮我们就要准备回去了,毕竟回去还需要走两天的路。安排好守夜之后,我们就各自找地方睡下了。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时候,我听到一些微弱的声音,刚开始我并没有听出来是什么声音,直到身边的麒麟说:“好像是雪豹。”

 

我一听马上来了精神,雪豹我还没有见过,听说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动物。于是我两眼放光的看着麒麟说:“好像在岩石那边,去看看?”

 

“嗯。”他点点头,就站起来往有岩石山的方向走去。

 

我跟在他的后面拨开齐腰的杂草,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看到两座大岩石之间有一个不大的岩洞,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他观察了下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就钻进洞里抱出了两只雪豹的幼崽。

 

我刚想伸手接过来,就发现在洞口的一侧有大量的血迹,顺着血迹我们在距离岩洞不远的灌木丛后面,发现了一头已经被咬断了脖子的狼,和一只鲜血淋漓的成年雪豹。

 

看来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恶斗,这只雪豹很明显的已经不行了,她的肚子破了一个大洞。脖子上也是血肉模糊。看见我和麒麟过来,雪豹发出一阵微弱的低吼以示警告。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