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11。

011,狩猎

 


月色悄悄地躲到一朵浮云的背后,没有关严实的窗户,溜进来一丝微凉的风,拂过唐影灵依然苍白的脸上。睫毛轻轻地抖了抖,一琥珀色一藏蓝色的眼睛慢慢地睁开,打量了一下四周,最后将视线定格在睡在另一张床上的吴邪。

 

许久之后再次闭上了眼睛,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世界再次陷入了沉寂。

 

“吴邪,吴邪,醒醒。大懒猪,你再不起来,我就让麒麟把你扛走啦。快起来,快起来。”耳边响起一个绵言细语的声音,让我混沌的大脑一点点苏醒。

 

“嗯哼……灯,你怎么这么早啊?哈~~”我边揉眼睛边打哈欠说。

 

“还早?都日上三竿了,你还嫌早?你昨晚干什么了?”她有些抱怨地说。

 

“什么?我睡了这么久吗?”我马上清醒,翻身跳下床。因为昨夜和麒麟约好,今天要和他一起去狩猎的。我竟然睡到这般时辰,心中懊悔不已。急急忙忙地就要换衣服,刚要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就听到后面的笑声。

 

“噗~哈哈哈哈哈~~~我骗你的,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哎哎~~~我还在这里捏,你这么着急脱衣服做什么?我可不想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哈哈哈~~~”灯嘲笑着我,边往门口走边说:“我去把麒麟叫来,你时间还够用的,别着急。哈哈哈哈哈~~~吴邪,你太逗了,真好骗。”

 

我有些无奈地看着灯关上门,这才看了眼窗外,知道自己又被这丫头耍了,心里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灯的性格非常好,没有那种女子的矫揉造作,也不失女子的温文尔雅。

 

对我也是掏心掏肺地好,只有一点,那就是她好像特别喜欢作弄我。有些无奈地帮自己收拾妥当,刚出门就看到了那个身材高挑的男人。

 

我不自觉地笑着对他说:“小哥,早啊?”

 

麒麟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说:“早。”

 

好吧,指望他多说几个字是不可能的,我只好继续说:“现在出发吗?”

 

他摇摇头说:“吃饭。”接着就转身往一旁的食屋走去。

 

吃过饭后,麒麟带我去拿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装备。打猎是这个部落每个月都要有一次的重要活动,因为在大漠里食物和水是非常稀缺的。虽然部落和大漠之间被一大片广阔的森林隔绝,水的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但是食物却并不是非常的丰富。而且,森林里并不安全,有很多凶残的动物和危险的植物。所以每个月的这一天,部落都会组织一次这样的狩猎活动,由族长亲自带队,深入森林深处狩猎接下来一个月的食物。

 

我们要去参加狩猎的队伍大概有100个人,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装备和食物,站在祭台下面,看着祭台上的灯。她此时在跳一段非常美丽的舞蹈,我知道这是在祈祷我们能够满载而归。

 

吟唱着一段古老的旋律,这是在祈愿我们能够平安归来。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祷告才结束,然后灯就给我们每个人的左手臂上,绘了一幅简单地咒文。

 

似乎有些不放心地,又给我和麒麟每人一个小布袋,并对我说:“吴邪,记住这个一定不能掉了,它能救你一次。”

 

我有些纳闷的接过,说:“我们会遇到危险吗?你看到了什么?”

 

她有些哀伤地低下头说:“我不能说,只要记住我的话,拿好东西,不要离开麒麟。”

 

我转头去看麒麟,他此时的表情非常严肃,皱着眉头说:“结果会怎么样?”

 

“不知。”灯摇摇头说。

 

麒麟沉思了片刻说:“别人会怎样?”

 

“无事。”

 

“我知道了。”说完,麒麟伸手抱了下灯说:“放心。”

 

“哥,不可强求。”这是我第一次听灯叫麒麟为哥,因为在部落里巫有着非常尊贵的身份,她可以自由支配任何人,并且可以无视族长的命令。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不理解她为何会露出这般哀伤又难言的表情。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打得什么哑谜。但是此时心里也隐隐地开始不安起来,我知道灯的占卜很厉害,有时甚至还可以预知一些未发生的事,但她从未会显露出这样的神情。

 

灯松开麒麟之后,又伸手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吴邪,不要离开我哥的身边,切记。”

 

我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然后就和麒麟跟着队伍一起往森林的入口走去,直到我们离开部落,走了很远以后我才回头看了眼祭台的方向,感觉灯似乎还站在那个地方看着我们。

 

麒麟伸手拍拍我的肩膀说:“吴邪,我在。”

 

“嗯,我知道。”点点头,和他继续向着森林走去。

 

耳边仿佛还能听到灯的声音,带着她那好听的声音,绵言细语地唱着那古老的旋律。轻声细语地嘱咐我,‘吴邪,不要离开我哥。’

 

那个时候,我还未知道自己第一次的狩猎,竟成了唯一的一次。命运终于转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而那句,‘吴邪,我在。’最后却成了我们彼此联系彼此唯一的羁绊。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王胖子一大早和往常一样来到医院给吴邪送早饭,只是今天的他万万没有想到打开门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会是这样一幅诡异的画面。

 

只见满地都是银色的发丝,他还以为是禁婆闯进了病房里,带着万分戒备仔细观察才发现,原来头发是一直昏迷不醒的少女的。更加诡异的是头发不但铺满整个病房,还把吴邪也卷进了头发堆里。

 

胖子小心地避开有头发的地方,走到吴邪的床边试图去唤醒对方,但吴邪就像睡死了一样毫无反应。而且体温也低的吓人,如果不是眼球还在不停的转动,胖子都要以为对方已经去见马克思了。

 

经历过大风大雨的胖子,当然不会被眼前的事情吓到。他很快的反应过来,用他那明显和体型不相符的敏捷速度,将门窗都关好,连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的,深怕被其他人看见。然后他想了想还是给解雨臣打了一个电话。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