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玖。

玖.

 

人类是一种很残忍的生物,他们会为了自己的私欲,毫不犹豫的伤害别人。甚至为了活下去,面无表情的让双手染满鲜血,踩着同类的尸体,爬出地狱。人类也是一种非常温暖的生物,他们会为了毫不相关的人,伸出双手,温暖你冰冻的内心,抚慰你伤痕累累的身体,帮助你走向天堂。人间,究竟是地狱,还是天堂?人类究竟是邪恶还是良善?谁又说清,看得懂?

 

其实,人类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所谓天堂地狱只不过一场游戏罢了。

 

>>>>>>>>>>>

 

为了活下去,鲜血是必需的;为了活着出去,杀戮是必然的。

 

一场血与汗,生与死的战斗就在张起灵的回忆中过去了。当毫无感情的电子声音响起的时候,黑瞎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保重。他微微颌首便转身走上了擂台,没有人知道在那张面无表情的面具下,张起灵都想了些什么。

 

这不是他的第一场比赛,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场。他突然想起了那双干净中带着沧桑,琥珀色琉璃珠般的眼睛,好像又听到了对方轻声说:“小哥,活下去吧!”

 

广播里继续传出来冰冷的电子声音:“下面上台的是拥有黑色火焰的370号。而他对手是拥有闪电般速度的69号。目前69号已经连续赢了5场比赛,请各位看舞台上方的大屏幕,目前370号积分37分,69号积分是39分。这将是69号晋升上一层的关键1分,那么现在,请问,两位是否需要加价?”

 

所谓加价,顾名思义,在比赛开始之前,双方可以加重比赛的输赢点数,5点起步,每次加价不可以少于5点。赢了自然可以赢得对方的5点和自己的5点,还能得到一瓶能量液作为鼓励。这种能量液可以在短时间内回复身体损伤,消除疲劳。非常的稀少珍贵,如果拿去买卖可以至少20个点换10毫升。但是一旦输了,不但要给胜方赌约的点数,还要被降一层楼。所以一般不是拥有十足的把握或者自大的人是不会选择加价的。

 

但是,今天张起灵的对手明显是被连赢5场的兴奋蒙蔽了眼睛,竟然毫不犹豫的加价了。这种加价只要有一方同意加价,另一方就会被迫跟加,是无权拒绝的。而且对方加多少,自己就要跟多少。

 

张起灵本想慢慢的来,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发展。但是他很淡定,既然无法选择退缩。他,不能输。

 

好在69号还没有被自大烧掉了脑子,只加了5点,就算这样张起灵也不能输。战斗一触即发,只见69号身体轻轻晃了下,就消失在了舞台上。不能说是消失,只是对方速度太快了,快到肉眼捕捉不到的地步。

 

张起灵看似很平静,但熟悉他的黑瞎子可是清楚地看到对方身体的紧绷,犹如一张拉满的弓,充满了爆发力。黑瞎子可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毕竟如果能力只是速度的话,并不会难道张起灵。比速度,还没有人能赢过他,看来这场比赛看不到哑巴的黑炎了,黑瞎子有点可惜的想着。

 

果然,正如黑瞎子想的那样,很快张起灵也动了。张起灵看似很随便的打出了一拳,只听“砰”的一声响,紧接着就是一个惨嚎之声。69号,正捂着肚子跪坐在地上,他的前面正是淡定如初的张起灵。69号有些不相信的抬头看去,满脸的震惊,没有人知道张起灵是如何确定他的位置。

 

69号稍微缓了一下,将嘴里的血水吐出去,慢慢的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后又再次消失在舞台之上。这次张起灵很快就出拳了,又是只用了一拳就将对方打到在地,这次直接打掉了69号的一颗牙齿。打完之后,张起灵也不上前乘胜追击,只是站在一边沉默地看着对方,直到对方又站起来,消失在眼前,他才在一次出拳,不,这次出的脚。

 

只见张起灵猛的踏出一步,来了一个漂亮的回身踢,一个黑影就被踹到在了地上,并且因为力量过大,还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这次,对方连哼唧一声都没发出来,直接昏了过去。张起灵一共就出了3招,便将之前连胜5场的69号打昏了过去。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震惊了,毕竟之前的比赛他们是一直有目共睹的,那个69号的速度是如何的快,手段又是如何的残忍,之前的失败的5个选手都是在毫无招架之下就被残忍的杀害了。没想到,370号竟然只用三招就将对方打败了,如何不让人为之震惊?为之惊叹?

 

最后还是裁判先反应了过来,马上给69号进行了检查,确认已无法在继续战斗,宣布比赛结束,获胜者是370号。直到此时全场才爆发出激烈的掌声和呐喊声,人们在兴奋,在欢呼,在疯狂,血腥、暴力,当自己是个旁观者的时候,他们为之疯狂呐喊,但是当他们是参与者时又会变得惧怕、懦弱。

 

弱肉强食的世界,一切都要靠实力说话。人类,也不过只是智商稍微高了些的动物罢了。

 

黑瞎子看着昏迷的69号,有些好笑地摇摇头,嘀咕一句:“啧啧……又一个傻逼和哑巴比速度?就算你有异能也白扯。呵呵~”

 

至此张起灵总积分从37点升到了42点。张起灵检查了一下终端上的积分点数,并查了一下其他人的,黑瞎子35,解雨臣37,吴邪34。看来吴邪他们那边也赢了,他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一直在担心什么。

 

他走过去和黑瞎子集合后,就往休息室走去,吴邪他们应该也回去了。他想知道吴邪有没有受伤,他好像总是很容易受伤,而且那个人还总是一脸笑嘻嘻满不在乎的样子。他特别不喜欢看到吴邪受伤了还要笑的样子,那个样子让他莫名的心疼。

 

那天吴邪问了他们3个问题:“第一,我想知道老九门的事情;第二,我要知道张家的事情;第三,我想知道吴家的事情。我希望你们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不喜欢被骗,所以不要骗我,当然,你们也骗不了我。”

 

吴邪的这三个问题,除了第一个他们听说过,第三个他们知道外,第二个问题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家族,张家?难道是九门的第一家的张大佛爷吗?但是吴邪既然会单独提出来,就说明这应该是另一个张家。他们三个互相对视了下,明显都是不知情的。

 

也不知道,是他们表现的太过明显,还是吴邪用了什么方式,能察觉出他们的想法,竟然啧了一声说:“看来你们并不知道,那就回答我另两个问题。”一时间除了呼吸声,再也没有人说话,吴邪好像很有耐心,也不催促他们。但是张起灵发现他很紧张,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转头看向门的方向了,似乎会有什么人要来。

 

最后还是解雨臣打破了沉默,他说:“我可以告诉你想知道的,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姿势说话?”用眼神示意现在这个半蹲着的姿势并不舒服。吴邪笑了一声并点了点头,接着他们就感觉身体一松,回复了身体的控制权。但是下一秒张起灵就冲了过去,手还没有碰到对方的身体就被再次定住了。

 

吴邪带着有些戏谑的声音说:“我说了,我并不想伤害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友好一点呢?非要互相伤害有意思吗?骚年,冷静点,我们心情愉悦的谈谈不好吗?我这几年脾气可不太好,不要把我逼急了,大家撕破脸就不好看了,你说是吧?”说完就抬头看向张起灵,一双琥珀色的眼瞳,好像那精美的琉璃珠,直直的望过来,让张起灵突然就心颤了颤。

 

解雨臣看气氛再度陷入僵局,马上笑着打圆场说:“别生气,哑巴张就这个脾气,关于老九门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也不算什么秘密,道上人稍微打听一下都知道。”又看向张起灵小声的说:“张家小哥,你也冷静点,先看看对方想干什么再说。”

 

说完又看向吴邪示意对方放开,吴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放开了对张起灵的限制,又对着解雨臣挑挑眉说:“那么开始吧?”

 

 

 

玖完。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