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7。

007,血型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一个护士匆忙的跑出来说:“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连忙站起来说:“我是她的朋友,怎么了?”

 

“病人有多处重伤,导致大量出血,急需输血,可是她的血型太过特殊,里面含有某种未知的成分,医院并没有这样的血型存量。你们马上联系她的直系亲属,我们需要尽快配型。不然病人很快就撑不下去了。”护士带着急切和疑惑对着我和胖子说明了情况。

 

听完后我有些茫然的看着胖子,胖子也一脸懵逼的表情,说:“我说,大妹子,你说的未知成分是什么成分,我们也联系不上她的直系亲属啊?不能想想办法吗?天真,怎么办?”

 

这时,一个想法突然闪过我的脑海,这个想法出现的太过突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嘴巴却不受控制的对护士说道:“用我的血,我的血可以救她。”话音刚落我就愣住了,但是此时也不容我多想,就被护士拉走了。

 

胖子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也跟了过来,嘴里还嚷着:“我靠!天真你慢点,你等等胖爷我。”

 

护士的动作很快,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果然和我说的一样,我的血型和她的血型是一样的。

 

我本来的血型是很普通的,血液的变化是从我误食了麒麟血竭之后,才开始发生了改变的。而这个女孩和我的血型一样,就说明她也继承了麒麟血,那也就说明她和闷油瓶和张家是有关系的。

 

护士看血型配上了,就带我去了输液室。在抽血的时候我想,这个世界对我实在是太不好了,好不容易打到了大boss要迎娶白富美了,结果发现,这个游戏还有一个隐藏boss需要打到。不过,who怕who?

 

期间,胖子还开玩笑说我命不好,什么糟心的事都能让我摊上,比那走哪哪死人的名侦探柯南还邪乎。

 

我知道他是在担心我,想缓解下气氛,但是说实话这次效果真的不咋地。我只能装出轻松地说:“我不能让她死了,你也看见了她血型和我一样,这就说明了她也许和小哥有关系,也许她就是救小哥的关键,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不能让她死了你知道吗?”

 

胖子又想说什么,我摆摆手制止了他,我现在是真没有力气和他吵架。我闭上眼休息,想缓缓失血过后的头晕。

 

手术又进行了十几个小时,中间医院下了两次病危通知,这场和死神的角力才算结束。当医生对我说:“手术很成功,病人终于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剩下的就只能看病人的求生意志了”的时候。

 

我心想,我都这样了,你们再不成功我就要跟着归西了。

 

女孩最后被推入了监护病房,我一心只想快点知道这个女孩和闷油瓶的关系,所以坚持要在医院陪护,又把胖子气得跳脚的骂我。直到后来小花赶过来,很无奈的让人给我在女孩的旁边,又安排了一张床胖子才气哼哼的离开。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里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黑金古刀就放在我的床头边上,我一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

 

我看着这把救过我无数次的刀,对自己说:“吴邪,你已经不是原先的那个二世主,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了。你现在是吴家的当家,道上的吴小佛爷,不管这个女孩最后会给你什么样的答案,你都可以应付的。哪怕她告诉你,她其实是闷油瓶的未婚妻,你也可以非常淡定的接受。”

 

一想到闷油瓶和一个妹子谈情说爱,那感觉这么那么诡异?在我心里,一直觉得闷油瓶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脱出红尘的人。实在无法想象他和别人结婚生子的样子。

 

但是转念又一想,闷油瓶毕竟是活生生的人,人有的七情六欲他总会有的。不过那画面太美我实在是不忍直视。我伸手摸了摸黑金古刀,就缩回手闭上了眼睛。

 

小哥,我很快就能来接你回家了。

 

黑金古刀似乎感受到了吴邪得呼唤,轻轻地嗡鸣了一声就沉入了寂静。

 

“吴将军,此行必定凶险万分,请万事当心,孤,等着你的好消息。”

 

“请大王放心,臣必不负众望。”

 

谁?

 

“将军,前面就要进入大漠了,这里是最后的一个村落了。”

 

“好,今夜在这里休息一晚,做最后的整顿。明日我们启程进入大漠。”

 

是谁?

 

“将军,我们被狼群包围了。”

 

“将军,小心。”

 

“呼~呼~还剩多少人?”

 

“7个人。”

 

“立刻整顿好,马上出发,我们不能在这里过夜。”

 

谁在说话?

 

“将军,水已经不多了,如果再找不到绿洲……”

 

你们是谁?

 

“将军,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将军,你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

 

不要。

 

“不要~不……呼……呼……”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一个温润如暖玉般的女声响在耳边,唤回了我模糊的意识。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首先闯入视线的就是一头如雪般的银丝,接着就是那不同颜色的漂亮眼睛。

 

女子有着一双异瞳,一只好似暖阳般的琥珀色,另一只却是那深沉似海的臧蓝色。这双眼睛太过美丽,让我不仅看的有些痴迷,久久没有移开视线。

 

女子见我看着她,视乎很高兴,对着我笑笑说:“你已经昏迷好些天了,现在总算是醒了。我就说我可以让你醒过来的,那群老顽固偏偏不信,还好有麒麟相信我,不然你就死定了。”

 

她撇了撇嘴接着说道“一会你可要好好的谢谢麒麟,是他最先发现你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喝点水吗?”说完就把一碗水递到了我的嘴边。

 

我想说谢谢,张开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你现在最好还是不要说话的好,你缺水太过严重,要不是正好赶上了雨季,你一定会死的,这场雨可救了你一命。”女子见我要说话,又提醒了我一句。

 

我想坐起来,却发现完全没有力气,只好借着她的手喝了些水,连着喝了三碗水才感觉好了些。我冲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喝了,她放下碗说:“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拿些吃的。”说完就出去了,直到房门关上我才开始打量起我所在的这个地方。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