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柒。

柒.


【“小哥哥,你也是来这里治病的吗?”】

【“喂~你怎么不说话?”】

【“哼,整一个闷油瓶子,都不理人家。”】

【“小哥哥,小哥哥,你看,这是羽叔叔给做的桂花糕,你快吃!”】

【“嘿嘿~是不是特别好吃?”】

【“小哥哥,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健康啊?每天都要吃很苦的药,还要打很痛的针。”】

【“小哥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小哥哥,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泥娃娃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
也有那眉毛
也有那眼睛
眼睛不会眨
泥娃娃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
也有那鼻子
也有那嘴巴
嘴巴不说话……”】

谁?
你是谁?

那个有些稚嫩的声音,那些熟悉的话语,好像是我曾经遗失的记忆。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这里是那样的黑,那样的压抑,但是这样的黑暗也是那样的熟悉,我似乎曾经在这样的黑暗中生活了好长的一段时间。

我仿佛感受到了那黑暗所带来的疼痛与折磨,但是,那个声音是我曾经的小小太阳,曾经温暖过我,我记得那个温度,但却忘记了温暖的本源。我想撕碎这片黑暗,我想大声喊叫,我想回到太阳的身边,但是我又是那样的无力,我什么感受不到我自己,就好像我本来就不存在一样。

熟悉的旋律,那个有些稚嫩的声音还在轻轻吟唱这熟悉又悲伤的旋律。我慢慢的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旁边的小男孩正在唱着这首旋律。我想走过去,但是我的脚步是那样的迟缓,我感到焦急,我想快点到他们的身边,但是我双腿是那样的沉重。我有些气急败坏的用双手捶打自己的腿,有那样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叮……”,我感觉我仿佛变得轻盈了起来,我终于能够跑起来了,我和你开心,我有些兴奋,我拼命的响前跑去,就在我离那个他们越来越近的时候,他们却消失了。

我慢慢的停下脚步,好像被按住了暂停键,我迷茫,懵懂,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奔跑,为什么会如此急躁。我感觉到无力,于是黑暗再次吞噬了我,意识慢慢远离了我。

世界在摇晃,是有人在摇晃我,在搬动我吧!头好痛,好像被人用大铁锤重重的敲打过,又拿了一根铁棍不停的翻搅过,我感觉到恶心和眩晕。

“啧,这个好像是要醒了,可是现在你还不可以醒哦!睡吧睡吧!很快就会好啦!”

一个男人的声音,是谁?刚想了一下,随着对方话落,我再次失去了意识。

“需要在打一针吗?”另一个声音说。

“补一针吧!别多了,如果死了就不好玩了。”

接着感觉到了脖子痛了一下。

“带走吧。”

“其他人怎么办?”

“你说呢?”

这是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对话。其他人?是指谁?

“喂,哑巴,哑巴醒醒,醒醒……”
“别叫了,在你醒来之前我已经试着叫了好几次了。”
“他这样多久了?”
“反正从我醒来,他就一直这样。”
“……”

再次恢复意识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我睁开眼睛映入眼里的就是瞎子那放大的墨镜。啧,离这么近干什么?我感受了下自己的身体,视乎并没有什么不适。

“嘿嘿~哑巴醒啦?是不是感觉特酸爽?通体舒爽?跟刚做完杀马鸡一样?”瞎子一脸贱笑地说着不着调的话。

不过身体感觉确实是很舒服,我不禁皱起眉头,明明之前自己受了很严重的伤。这是怎么回事?被救了?这是哪里?想到这里我开始打量起四周。怎么说呢?就是一个完全密封的空间,嗯,在极高的地方有一个很小的通风口。现在这里有四个人,我,瞎子和解雨臣,在角落里还有个昏迷着的男孩。

我看向瞎子和解雨臣,希望他们能说明现在的情况。瞎子看我打量完了四周,挂在贱笑又凑过来说:“哑巴,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个小小的通风口,就是我们四个喘气的人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的变化?”

解雨臣也凑过来说:“现在你最好能静下心来好好感觉下自己的身体。”

我有些疑惑的看向他们,从刚才开始他们就一直再强调身体。我仔细地感受了下,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如果硬要说奇怪的话,也就是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不但全部恢复了,而且好像比之前更强壮了?

似乎听力比以前好了很多?明明还有很远的距离,但我却可以听到在斜对角那个男孩的呼吸声,心跳声,甚至是脉搏的声音,如果我想我好像还可以听到更多的声音。我仿佛可以听到透过墙壁很远的地方有轻微的水滴声?!

意识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吃惊,我虽然从小受过训练听力过人,但是我自认我还没有这么好的地步。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感觉头还是有些隐隐的疼痛,无法集中思考。不明目的的渔船,神秘的男孩,莫名好起来的身体,还有不知去向的潘子和阿宁。

头越来越疼,我用手按着,就听解雨臣说:“头疼还要好一会才会停止,你先不要想的太多,现在我们被关起来了,潘子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我先比较好奇的是……”他停顿了一下,视线移到了那个依然昏迷的男孩身上继续说:“他。是谁?”

我们都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那个卷缩在角落里,依然昏迷不醒的男孩身上。男孩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乖顺的遮挡住了眉眼,颜色不同我们的黑色,有点偏浅棕色,让人觉得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皮肤也很白,有些苍白到病态。他整个人都卷缩起来,看着像一只可怜巴巴,求抚摸的小狗。四肢看着非常纤细,让人不禁怀疑会不会太过用力就会折断。

他的呼吸声非常的轻,让我有点担心会不会一个不注意就会停止。我定定地看着他,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种安心的感觉,而且,我好像闻到了阳光的味道。

柒完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