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6。

006,重逢

 

说到破坏,果然要比建造容易的多,几下就把那个看着挺结实的笼子给拆分了。少女看着关着自己的笼子被拆了,有些茫然地看着我们,似乎是少了笼子的保护,她变得非常不安起来。

 

这时秀秀走上前去,尽力轻声细语的对她说:“你别怕,现在你必须跟我们走,但是我保证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说着秀秀就伸出手打算把对方扶起来。

 

少女看了看秀秀并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就好像秀秀刚才说的话不是对着她说的一样。只是挨个看了下我们这一群人,她看的很慢,带着审视与探究,就好像在识别我们的长相一样。

 

当她的目光移到我身上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明显的一震,接着就变得很激动起来。也终于有了动作了。

 

可能是身体太过虚弱,她的动作有些迟缓,她以黑金古刀为支撑点,慢慢地站起来后,拖着那把对于她来说明显太过于沉重的刀,一点一点地向我挪过来。

 

说是挪过来一点也不夸张,她应该受了很重的伤,能明显看的出来右腿有严重的伤,整个身体的重心都放在了左腿和古刀上,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而且,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和消瘦的身体。应该流了不少血,也遭了不少罪。虽然不知道在她身上都发生了一些怎样的事情。单就看着现在这样的她,也让人不免心生疼惜。

 

这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把注意力定在了少女的身上。一时竟然也忘记了去阻止她的动作。直到她走到我的面前,抓住我的衣襟,我才回过神来。

 

这样的动作应该已经消耗掉她全部的力气,整个人站在我面前基本上都是不稳的。只是执着的抓着我的衣襟,看着我的眼睛,张了张嘴想要和我说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

 

几次尝试想要开口说话都没有成功,脸上也带上了失落与焦躁。眼圈也慢慢的被渲染上了红色,隐隐有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我平生最怕的就是女人哭,虽然不知道她的目的,我还是鬼死神差的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慰她说:“不哭不哭,别急,我们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的。”

 

我以为她是因为害怕受到伤害,可是没想到话音刚落,她的眼泪有掉了下来。一种悲伤至极的情绪笼罩了她的周身,就像一个委屈至极的孩子,终于得到了大人的安慰般。

 

虽然她的哭是安静的,可是我的心里却没来由地也被渲染上了一股悲伤,这股悲伤来的太过突然,将我打个措手不及,差点没忍住也跟着掉眼泪。我几次深呼吸才稳住自己的情绪。

 

就在我努力平复情绪的时候,面前的少女把手里始终没有离手的古刀,向我的方向推了推,我伸手接过古刀,仔细打量刀身。这把刀果然就是闷油瓶遗失在塔木陀的那把。

 

刀身保存的非常完好,锋芒毕露,无论是纹路,还是厚重感。一入手我就知道这把是真品,就是我要找的那把。有些疑惑的看向她。我不明白这把刀对她既然如此重要,又为何此轻易地送给我。

 

之前一直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刀身上,此时这一看我才注意到,少女的眼睛生的特别漂亮,她的两只瞳仁的颜色并不一样,一只是暖阳般的琥珀色,另一只却是深沉如海藏蓝色。

 

虽然脸色苍白,双颊消瘦的都有些凹陷,仍能看出原本的清丽脱俗。如果收拾干净定是不输与那些大牌明星,不,或者更胜一筹。

 

她看我已经接过了古刀,好像完成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样,如释重负地对我笑了一下,并且无声地说了一句话,就昏了过去。

 

我一手搂着身体下滑的少女,一手紧紧握着黑金古刀,连忙对伙计喊,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啊?快,送去医院。我这一喊才把围观的众人喊回神。小花连忙打电话联系了北京的医院。

 

直到少女被送入手术室后,胖子才摸到我身边,眼神怪异的看着我说:“小天真,没看出来啊?你这是始乱终弃?没听说你外面有人啊?这事怎么也不和我说说?还拿不拿胖爷当兄弟了?太不地道了?”

 

我根本没心思跟他贫,满脑子都是刚才少女说的那句话,她说:“吴邪,终于又见到你了。”

 

我可以非常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她,这样特别的一个人,如果我见过我是不会忘记的。除非我失忆了。但是我可以非常肯定,我并没有失忆,我又不是闷油瓶有失魂症。

 

笑话,失魂症可是张家的特殊技能,这种文艺症岂是尔等凡人能得的吗?想象一下我也等了失魂症的话,忘记了十年约,忘记了身边的人和物。不不不,画面太美我简直无法直视。如果真这样我一定会疯的。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似乎也不错,至少我不会把自己逼疯。但是我舍不得,我不甘心。闷油瓶就是个苦命的孩子。想到这我不禁又开始苦笑起来,心里也有些心疼。

 

就在我陷入自己思绪里的时候,小花已经将一切都安排了妥当。和我招呼一声说盘口还有事,就领着黑眼镜先走了。我看着他俩走远的背景,心里不免有些奇怪,他们什么时候这样形影不离了?

 

没一会秀秀也走过来说霍家还有事,打声招呼也离开了。我让黎簇去联系王盟,尽快让嘉措也来趟北京,总感觉这事和闷油瓶脱不了干系,有嘉措在多少能帮上忙。现在也就只剩下了胖子陪在我的身边。

 

我看着手里的黑金古刀,反复的想起那句话。我对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一位老朋友一样。可是我又非常清楚我没有见过这人,这种感觉太奇怪。好比你到了某个地方,觉得很熟悉,但又非常确定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

 

看来一切只能等人醒过来问问了,很明显对方是认识我的,不管对方是以什么样目的接近我,至少我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恶意。难道我们是前世见过?呵呵,怎么可能?还是说是在娘胎里见的?不会是娃娃亲什么的吧?

 

在娘胎里的时候定的,现在对方长大了来找我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这样一门亲事?再说这样的出场方式也太惊悚了吧?我被自己的脑洞生生吓出来一身冷汗。呵呵,这怎么可能。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