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陆。

陆.

 

意外,之所以称之为意外,即时意料之外,措不及防的,超出想象、无法预料的。所以,在一个本是风平浪静,一日安好,所有人都放松警惕的时候,悄然来到身后,无声锁住咽喉的时候。作为人类的本能只剩下惊讶,当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可能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至于结局?谁又能预知得到呢?

 

当第一声惨叫划破寂静夜空的时候,水杯中最后一口水划过我的喉咙。常年的训练让我迅速做出判断,放下水杯顺手拿起一旁的黑金古刀就往甲板上跑去。

 

本是晴朗的夜空,此时却已经狂风大作。那些甲板上的人混乱一片,船长用着浓重的地方话指挥着船员做迎接暴风雨来临的准备,和让一些人将一个失去意识的人抬下去。

 

风带来了浓重的血腥味,我不禁皱起眉头,刚想过去看看那个人怎么样了,就看见一个阿宁向我走了过来。她的脸色非常难看,走到我身边推着我的肩膀就往船舱走,我侧身闪过她的触碰。那种心悸的感觉又来了,让我有一瞬间的窒息感。

 

当舱门关上的时候,将外面的坏天气隔绝了起来。这时,瞎子他们也聚了过来。阿宁看看我们说,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尽量不要到甲板上去。只从进入这个海域天气变得奇怪,暴风雨毫无预兆的出现周围了。总之尽量不要离开船舱。

 

“那个人怎么了?”我看她一直没有说起那个昏迷的人,就问了一句。

 

阿宁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的说:“他死了。毫无预兆,上一分钟我还看见他在那里收拾东西,只是一个转身的瞬间他就死了。”

 

她等顿了一下又说:“尸体我检查过,没有任何外伤,但是他是别吓死的。”

 

这时解雨臣说:“吓死?”

 

“是的,从尸体的表情不难看出他是看到了什么十分惊恐的事情,活活吓死的。但是,当初天气非常好,周围除了船员并没有任何人,也没有发生任何恐怖的事件。”她说完看看我们的表情,耸耸肩无奈的说:“我发誓我说的是实话,并没有任何欺瞒。”

 

“呵~好像变得越来越有趣了。”瞎子虽然是笑着,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个夜晚不会太平了。

 

接着阿宁又说:“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只是负责接你们过去,我本身也没有进去过,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

 

我学过一些微表情,知道如果判断一个人是否说了谎,如果不是她演技一流,那她说的应该是实话。但是,还是应该小心为上。我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我听到通往甲板的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又过了一小会,房门被推开了,是瞎子他们。

 

我们几个在这个小房间里,沉默很久。现在情况非常的被动,我们不知道那个死的船员代表了什么?是警告?这个可能并不能成立,毕竟,没有必要。尸体我并有看到,所以对阿宁说的吓死我并不完全相信。

 

打破沉默的潘子,他说:“你们怎么看?反正我不信。”

 

“她没有理由说谎,因为没有必要。”解雨臣说。

 

瞎子一听就笑了说:“理由?花儿爷,你真的确定她就是接我们的人吗?”

 

解雨臣听完,沉思了一会说:“没有人知道我们在那里,消息都封锁了。而且……”

 

“不,有人知道。”我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说:“接我们的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解雨臣不解的看着我们。

 

“哑巴的意思是,除了我们自己人知道,只有接我们的人知道我们会在那个时间,在那个地方。而且,之前那个数字。”瞎子说。

 

“你是说……”解雨臣果然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他还想在说些什么,这时船剧烈的摇晃了一下,我们马上压低身体,好保持平衡。看来这场暴风雨真的很大,船摇晃得越来越厉害,我们不得不抓住随身的固定物,稳住身体。

 

身体还没有稳住,伴随着一声爆炸声,真个船体都剧烈的一震。夹杂着狂风暴雨的声音,传来了人们的哀号和痛呼。我们都是身体一震,非常有默契的往甲板上跑去。

 

刚跑到甲板就被雨水扑了满脸满身,来不及抹去蒙住眼睛的雨水,就感觉有一股超乎想象的大力想我袭来,只来得及避开要害就整个人被甩到了桅杆上。头重重地磕在铁板上,耳边传了嗡鸣声,这一下实在是措不及防,我摇摇头想要自己尽快回复清明,眼前的迷雾还没有散去,就感觉心脏的地方传来了无法言说的剧痛。

 

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能忍耐疼痛的人,也被这种心痛,痛得差点没上来一口气。就好像有人在拿着一把匕首在上面捅了一刀,还不罢休地来回翻搅,之后又撒上了硫酸和酒精。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世界上根本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这样的痛。

 

意识越来越模糊,船体不停的摇摆,好几个人影在前方晃来晃去。模糊中,似乎看到潘子整个人已经飞出了甲板,倒入了海中。我艰难的转了下头没看到解雨臣就到在倒在甲板围栏的一角,也不知道是生是死。瞎子就倒在他离他不远的地方,墨镜已经破碎,身上也是一片血污,混着雨水流了半边身子。

 

我试着动了下身子,但是并没有一点知觉,意识越来越模糊,好像有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少年,向我缓缓走过来,对我说着什么,是什么呢?

 

他好像是说:小哥,好久不见。

 

想听清楚他这句话后面又说了什么,但是,世界已经安静了下来,我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没有力气有更多的想法,就失去了意识。

 

你是谁?

 

 

 

陆完。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