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5。

005,邀请函

 

青年一进屋就先给我们几个挨个行了礼,说:“小佛爷,花儿爷,胖爷,黑爷,霍当家的。我家爷想请几位吃个便饭,不知道各位是否可以赏个脸?这展品算是见面礼,希望几位爷不要嫌弃。”

 

“这么说你是卖家?”胖子说。

 

“回胖爷,是的。我家爷说这展品本来也是要送予小佛爷的,就是怕冒犯了小佛爷,所以才出此下策,还望小佛爷不要怪罪。”那个青年回答说。

 

“既然要请我们,这不报上名讳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而且你凭什么认为我们就一定会有这个时间?我要说不呢?”小花眯了眯眼睛低沉的说。

 

那个青年依然不卑不亢的说:“回花儿爷,我家爷不是什么大人物,也就是一个闲人。只是偶然的机会知道了一些事,说这事儿小佛爷一定会感兴趣的,而且他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和几位认识下而已。望几位爷赏个脸。”

 

我这时才转回头看着青年,青年大概不到30岁,长相很普通,是那种扔到大街上就会淹没在人群里的那种,有些偏瘦,但一看就是个练家子。此时脸上带着微笑,但是笑意并没有进到眼睛里。

 

站在那里虽然出于礼貌他略微压低了脊背,但是那种上位者的气场却怎么也压不住,我看了一眼小花,正好此时他也看着我,我想我们又一次想到了一件事上。这个人绝对不只是一个伙计这么简单。也许……

 

想到此我就露出了我的招牌笑,轻轻的说:“既然这样,我也不好在推脱,替我转告一声,就说我吴邪在此谢过了。等你们安排好时间地点,我们几个必到。”

 

青年也没再说什么,对我们几个行了礼就出去了。

 

青年刚走胖子就忍不住的说:“天真,这人不简单,而且我怎么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我心说,还用嗅吗?从黑金古刀一面世这就是个大大的阴谋。我有些揶揄地对胖子说:“怎么?胖爷怕了?”然后对黑眼睛说:“可能又要麻烦你一趟了,有兴趣吗?”

 

“哪能算麻烦,小三爷的事就是花儿爷的事,花儿爷的事,不就是我瞎子的事嘛。不麻烦不麻烦。呵呵~~~”说着就去拦小花的肩膀,不过被小花躲过去了。

 

“那就谢过了。”我回了一句就转回身看着楼下。

 

这时主持人正喊道:“恭喜吴小佛爷以1亿3仟1佰4拾万的竞价,获得我们这次的黑金古刀及神秘少女。感谢大家对我们新月饭店长久以来的支持,本次买卖会到此结束。”

 

下面顿时一片哗然,临走前我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包房,那里已经没有人了。饵我已经吃下,好戏就快开始了。我也没工夫想那些了,我现在只想快点看看我拍回来的刀和那名少女。

 

胖子比我还急,已经率先走在了前面。我现在真的越来越沉住气了,如果是以前的我,我一定做不到如此淡然。那个不谙世事的小老板,短短几年时间竟成长到如此地步,想想还有点可悲。

 

我边走边在心里整理发生过的事。首先这件事情处处都在告诉我,这是一件蓄谋已久的事情。从黑金古刀现世,再到拍卖会。其次,钱二爷手下的拜访,摆明了这顿饭并不好吃。或者说,让我做的某件事并不好做。也许我还没法拒绝。

 

其实黑金古刀我也有派人去寻找过,当我在这个圈子里站稳脚跟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组织了一批人再探塔木陀。可是,却如何也找不到这把刀了。

 

当时我还惋惜了好久,没想到现在居然就这么出现了。而且偏偏还是这个时间点,在闷油瓶快从青铜门里出来的之前的几个月,黑金古刀也再次现身,这是蓄谋已久的阴谋,还是只是个偶然?

 

想到此,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里总是有种不安,但是又感觉不到危险。就好像你会感觉到前路充满了荆棘,但却自己没有性命之忧。好比,有人让你去做某件事,你感觉的到这件事很危险,却感觉不到对方的恶意一样。

 

既然对方表明了,这刀是送的,自然不会再需要我们去支付货款。只是这样的大手笔,之后的事情看来并非易事。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刀我要收,人我要救。这件事情,我也必须要去做。

 

跟着小花,胖子他们的后面走到楼下,一眼就看见几个人围在笼子门口,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那个姑娘。小姑娘明显收到了过多的惊吓,有些害怕的向后缩着。伙计本想强行把她拉出来,可是只要一靠近,她就反应很激烈的挣扎起来。

 

伙计没法就想先把刀抽出来,可黑金古刀岂是随便谁都能拿得动的吗?本来还在瑟瑟发抖的人,见有人要抢他的刀,瞬间挣扎的更加厉害了。其中还把一个伙计的手臂抓伤了,那个伙计瞬间就火了,抽出匕首就要捅上去。

 

还好胖子及时阻止,抓住伙计的手臂说:“唉唉唉~我说这位小兄弟,你这一言不合都动刀子的行为,很不可取啊。先不说你这光天化日之下,要伤害人家一小姑娘太不爷们。”

 

说着声音也不自觉的又大了起来,说:“就说这小姑娘可是咱们小佛爷花钱拍回来的,你这一上来就给弄花了,你有没有想过小佛爷会有什么样的心情?你看看你把人家的商品弄成什么样了?”

 

一段话说下来,那个伙计明显被吓住了,当场就哆嗦起来,有些结结巴巴的说:“胖,胖爷,我……我没想……您看我……这不也是急的嘛。您可待给我证明,我没伤她,她身上的伤本来就这么多了。”

 

胖子也不再多说,摆摆手就让那个伙计下去了。这样就再没有伙计敢上前了,一个个都大眼瞪小眼的围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时一个领头的看见我,就跑过来说:“小佛爷,您看,这可怎么办?”

 

胖子本来在一边看着热闹,听这话就说:“啧。这还不简单,直接拆了呗?多大个事儿,一个破笼子能有几个钱?我说小天真你还想把这个破笼子留着?”

 

伙计知道胖子和我的关系,也不生气,就说:“是,胖爷说的对,这就去办。”

 

转身就对其他人说:“找家伙,把这个笼子拆了,我还不信了,我们这么多人还弄不了一个破笼子。”

 

 

TBC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