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泥娃娃(架空/异能瓶/实验体邪/HE)伍。

写在前面的话:没有点评,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好不好。>﹏<看到别的大大的文下面都有好多评论的说,感觉自己好寂寞啊!┭┮﹏┭┮呜呜呜~难道是我写的不好吗?(怀疑文笔)


这里推一下自己的群号,欢迎喜欢我的文的小可爱们,欢迎来群里催更,评论+鞭挞哦!【q群号:932337525】没有催更没有更新哦!(傲娇脸,哼~)就酱~下面是正文。


========================================


伍.

 

阳光给人的是什么感觉?温暖?活力?热情?还是酷热?那大海又是什么感觉呢?宽广?广大?壮阔?还是神秘?我们所面对的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同时也是危险的。就像这阳光,就像那大海!没有人会知道下一个瞬间会面对什么。宿命?一个可笑的话题。

 

几天后,在西沙群岛的一个港口。站着4个身材修长,拥有不同画风气场的男子。天气晴朗,海风轻柔,整个港口只有他们四个人。张起灵4人通过邀请函上的指示最后来到了这个港口,现在他们在等着一艘船。

 

但是,他们现在已经站在这里吹海风4个小时了。别说船了,连一只海鸟他们都没有看到。这里除了海浪声什么声音都没有,实在是太安静了。收回看向海面的视线,将目光投向了一直在按手机的解雨臣。

 

这里实在是太古怪了,我相信其他三个人也一定发现了。但是,这个是最后的指示地点,距离提示的时间已经过了3个小时。这如果不是对方给的有意为之,就是发生了什么突发情况。除非,他们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把我们引出吴家,支离部队。

 

那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正在我思索的时候,解雨臣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的视线,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说:“哑巴张,你看着我也没有用,我知道并不比你多多少。”说完后,还特无辜的耸了耸肩。

 

瞎子看我们这边气氛有点僵硬,便打个哈哈说:“花儿爷,我觉得吧。我们现在应该资源共享一下,毕竟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说对吧?嘿嘿~”解雨臣听完瞎子的话,又在手机上按了几个键子,这才锁了手机放到裤兜里。

 

抬起头看了瞎子一眼,说:“说的也是,好吧!我知道的真的并不比你们知道的多。刚才伙计传来消息说,2个小时前,在海上突然传来了一个信号,只持续了5分钟,就消失了。”他停顿了一下,有些迟疑的说:“根据,破译出来的信息,是遗传奇怪的数字。”

 

瞎子听完也有些不解的说:“你是说,5分钟的信号,只是为了发出一串数字?”解雨臣点点头说:“是的,这5分钟里,翻译过来的就是不断重复的一串数字。其他的就没有了,我怀疑,来接我们的船可能是出了什么意外。”

 

气氛一时间再次陷入了沉默中,我想了想说:“数字。”

 

解雨臣也算比较熟悉我的性格,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说:“02200059。有什么印象吗?”我想了想,最后摇摇头。对于这串数字我并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听到。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潘子,突然指着海面说:“你们看,船好像来了。”

 

我们将视线重新投入海面,那里最开始只有一个小白点,之后慢慢的变清晰了,我们才看出来那是一搜有些破旧的渔船。等到离得近了,发现这真是一个挺破旧的渔船,能看出来应该是一搜老船了。

 

此时船上的站着一个短发女人,有几个船员正在抛锚稳定船身。等到船停稳了以后,那个女人走下来说:“欢迎几位,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我是这次的领队,我叫阿宁。”她说着毫无诚意的道歉,把我们4个重头到尾打量了一遍,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们笑了笑,随后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说:“请上船吧!”

 

在她打量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在打量她。是一个长得很漂亮,有很干练的女人。通过动作,不难看出来是个练家子。会是个麻烦,也是个危险的人物,有比较小心。我在心里给对方打了一个需注意的标签。

 

就第一个向船上走去,不管怎么样这个船都是要上的。难得机会,希望能通过这次的查到失踪的吴一穷夫妇,和当年的事情真相。瞎子三人互相看了看,也跟在后面上了船。

 

上了船,阿宁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马上就安排人起航往回走。之后她带着我们去了船舱,分配好了住处之后就离开了。我将背包放在船舱的角落,就开始仔细地检查这个屋子。很简单的设计,空间不大,一个单人床和一张桌子。在窗户下意外地有一盆绿萝。

 

屋里有一个简陋的卫生间,还算干净整洁。我仔细检查了每一个角落,并没有发现可疑的窃听器和监视器等东西,看来这里暂时是安全的,对方并没有打算监视我们什么。看来对方很自负,这种行为只能说对方并不怕我们做任何的安排。

 

重新坐下,房门就被大力的推开,不用看都知道,这种开门方式只能是瞎子,后面跟着解雨臣和潘子。潘子走在最后一个,一进来就把门锁上了。我看着他们各自找好了位子,一副又要事要谈的样子,就挑挑眉示意有话快说。

 

这时,潘子抬头看看我,我明白他的意思,想确认这里是否已经安全了。我冲他点点头,示意但说无妨。他这才放心的说:“上船之前我接到了三爷的消息,他说,这边的事都安排妥当了。上了岛之后,只能看我们自己的了。而且……”

 

他停顿了一下说:“关于吴邪的信息,他们查不出来。应该说,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任何相关信息。”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心里的感觉依然是有些悸动的。那种感觉很奇怪,不知道要什么语言才能形容出来,只是可以确定的是。查不出来不代表不存在,相反,越是想掩盖越是证明其真实。吴邪,你究竟是谁?

 

这时瞎子说:“包括我们33个人,一个大胡子船长,应该是本地人。15普通船员,一个3中级船员。1个副船长,2个厨师。6个有配枪的雇佣兵。虽然他们有意的想掩饰。剩下的就是领队阿宁,这个女人不简单。”

 

解雨臣接话说:“现在我们应该是在往公海开,而且,这里有一种莫名的信号干扰。我们和三爷那边失去了联系。”

 

这艘船不管怎么走,最后所指向的地方,只会是那座岛。对方既然已经发出了邀请,就会让我们安全到达,至于到达之后会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说:“按兵不动。”想了想又补充到:“小心。”

 

“噗~咳咳……呵呵呵,真是难得,你也会说这种关心别人的话了。哈哈……”我有些想揍他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划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进来了。)

 

解雨臣看没什么事了,就打个哈欠往外边走边说:“既然暂时安全,那我就好好去睡一觉了,这几天累死了。”潘子看也没自己什么事了,也打个招呼走了。最后,只剩下瞎子还在发神经似的笑个没完。

 

我直接无视掉他这种在间接性蛇精发作现象,也开始整理自己东西打算先休息下。没想到就在我刚把背包打开的时候,瞎子难得严肃的对我说:“哑巴,我有一种感觉,在这里我们会想起我们失去的那段记忆,我感觉我是认识吴邪这个人的。”

 

我听着一愣,是的,我也觉得我是认识这个叫吴邪人的,而且还非常的熟悉,可是我想不起,每次医药深入去想就会头痛的要命。我们3个被选中不是我没有道理的。我们都失去了一段记忆,都是从一个节点开始之前的记忆都是空白的,我是7岁之前的,瞎子是6岁之前的,解雨臣是5岁之前的。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想法,说:“解家,需要确认。”瞎子听完,有些无奈的笑笑说:“你这是怀疑花儿?”

 

我摇摇头说:“不是。但是……”不代表他不会被别人利用了,不代表底下的人不会有其他的心思,毕竟他家的那些亲戚可不是省油的灯。后面的话我没有说出来,我相信瞎子能懂。

 

瞎子也换成了严肃的样子说:“我知道了。我会提醒他的。”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瞎子看我打算休息了,也慢慢恢复成以往的样子,一边往外走,一遍哼唱着他自创的歌曲说:“啦啦啦~我们是一群青椒炒饭,你知道吗?……”

 

瞎子出去后,我简单的洗个澡就躺床上打算睡一会。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突然又感觉到一阵心悸。轻轻的按压了一下心脏的位置,有些迷茫,最近心悸的频率好像有点大了。好像从上了船之后,这种感觉就比以前强烈了很多。

 

与此同时,在一座高塔里。吴邪也按压了下自己心脏的位置,轻轻地唱着那首泥娃娃的旋律。当最后一个字音出口,吴邪有些愉快地转过身对着坐在椅子上的两人说:“爸妈,小哥哥马上就来了,我很快就可以看见他了。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会不会比小邪还高啊?你们说,他还会记得小邪吗?”

 

这时,从角落里走出一个大眼睛的少年,说:“老板,时间要到了。”

 

“嗯,知道了。”吴邪听到王盟的话,撇撇嘴对自己的父母说:“爸妈,我去接小哥哥了,我去把他带来给你们看看好不好?那小邪走了,爸妈,晚安!”

 

说完就向角落走去,之后和王盟一起离开了。月光懒洋洋地洒在这间高塔上的房子里,照亮了坐在椅子上的两人,好像真的听到了吴邪的话,其中女人的眼角有些晶莹闪过。

 

 

 

伍完。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