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4。

004,拍卖品

 

随着我的坐下,我听到了下面人的惊呼声与议论声。一时间气氛达到了新的高度,人们的目光一时间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这要是换做以前,我早紧张的找不到北了。也是这几年练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小爷还能怕被围观吗?

 

想到此,我还特意摆了摆姿势,拿起桌边的清茶,浅浅地尝了一口。

 

没几分钟的时间,就有一个伙计就上来给换了茶点和茶水,一个人跟在后头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小灯笼。那人将小灯笼挂在对着展区一侧灯勾上,便退了出去。

 

我淡淡的看了眼楼下,只见有八个大汉,抬上来一个用黑色的布包着类似于箱子一样的的东西。此时周围的光线已经被调成了暗色,只有舞台上那个用布罩着的东西被聚光灯照的分明。

 

随着布被掀起来我们才知道那原来是一个大铁笼子。笼子的正中央坐着满头银发的少女。我在二楼距离有些远,这么大的笼子新月饭店也不可能在让个伙计用根竹竿子撑起来举到我们面前来。

 

这时包厢的墙上打出了一个投影,正是楼下笼子里的全貌。看来新月饭店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所以给我们每个包厢都放了这一个投影仪,方便我们能看清楚下面的拍品。

 

影像是360度无视角的拍摄,分成几个区域。少女的样子非常狼狈,此时她正闭着眼睛低着头,银色的长发有些遮住了脸部,看不清楚长相。

 

她曲着腿坐在地上,把自己小小的缩成一团。手腕和脚腕上都用铁链子固定在了笼子上,脖子上也有一根铁链连着的项圈固定着。

 

衣服很脏,还有些残破,裸露在外的皮肤很白,是那种病态的苍白。上面还有一些鞭痕,刀伤和青紫色的外伤,明显是被虐待过的。

 

怀里还紧紧地抱着那把黑金古刀,我一眼就看出来那个是小哥的刀,我不会认错,这把刀我可是心心念念了好久,而且也仔细的观察过所以我对这个刀的熟悉程度不亚于闷油瓶。

 

看到这里就听胖子忍不住的骂了一句:“他娘的!这帮犊子怎么这么虐待一个女的?”我也有些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

 

小花说:“之前让伙计打听的事有了回信,吴邪,你之前的猜测错了,没有人去过那里。这个女孩和刀是自己出现在若羌县的。当时正好被道上一个叫林武的发现她倒在路边的垃圾堆里,生死不明。”

 

他喝了一口茶,接着说:“这个林武也还算有点眼力,一眼看中了她抱着的这把刀,顿时起了歹意,想占为己有。谁知刚打算接近女孩,对方就自己醒了。可能是太虚弱了,她醒了也没有动就一眨不眨的看着林武。”

 

“林武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见对方醒了就起了杀心,也是这个女孩命不该绝吧。在争执中被钱二爷的人救了,听说救下来的时候明明人都要不行了,可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刀和人分开,女孩睡了三天就醒了。之后的事只能等钱二爷自己和你说了。不过,有一种说法,说这女的不是人。”

 

我默默地听完,心里不禁纳闷,不是人?还能是鬼了?没听说鬼能白天出来啊!看着这个少女心里有些难受,有些心疼。这种情绪有些像我心疼闷油瓶一样,可是我知道还不一样,具体的我说不好,但我知道我必须把这个女孩和黑金古刀一起买下来,一定要弄到手,无论付出多少代价。

 

 

胖子扎扎嘴有些惋惜的说:“cao,这些龟孙子,对着这样的小姑娘怎么下得去手?你看人给折腾的,明显已经昏迷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真他妈不是个东西,别让胖爷知道是哪个龟孙子,一定要扒了对方的皮。”

 

胖子生气的骂了一顿,还有些不解气的说:“小天真,咱不能让小哥的刀落入别人之手,说什么也要得到。虽然不知道这个女的是什么人,既然能抱着小哥的刀不撒手,就冲着这份缘分,也不能继续让这帮犊子继续糟蹋了去。”

 

”天真,胖爷顶你,上刀山下油锅一句话的事。”说完在我后背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我不禁莞尔,摇摇头说:“啧。咱们是文明人,怎么这么粗野?再说我现在点一次天灯还是点的起的。再说,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我们的土豪花呗吗?”说完递给小花一个调侃的眼神。

 

“好说,你一句话的事,爷给你包了。”小花笑笑也调侃了回来。

 

“花爷果然大手笔,不知道瞎子有没有这样的待遇。”瞎子也调笑着接了一句。

 

一扫之前的沉闷气氛,我也算是放松了些。这时下面已经有人开始报价了,我也懒得去听。我知道凭我这样的排场,不会有哪个没有眼力价的给我漫天要价。

 

我就这样听着下面十万,一百万的向上加着,悠闲自得的喝着我的茶,别说这点上天灯的茶就是比没有点的时候好喝。

 

又不知道闷油瓶要是知道我又为他点了一次天灯会怎么想?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动的以后唯命是从?以身相许?想到闷油瓶跟个小媳妇似的,感动得泪流满面我不禁一阵恶寒,很好,我成功给自己恶心到了。

 

“cao,天真,一个亿了。”胖子捅捅我说。

 

“是对面那个屋的一直在抬价。”小花接了一句。

 

我看了一眼下面,然后把视线移到了对面的包房。对面坐着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面容看着挺精神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右手的拇指带着一个翠绿的翡翠扳指。

 

右手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用玉做的手把件,我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东西,年代不会小于宋朝也算是个龙脊背的货色。

 

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目光,对方也抬起头来看了过来,冲我笑了下,接着站起来对我拱拱手打了一个招呼,我也站起来给对方回了礼。

 

这时他对他身边的一个青年说了句什么,那个青年微微俯首便退了出去,不一会我这边就响起来敲门声。我看了对面那人一眼,对方还是那个不温不火的笑容。这时胖子已经把门打开了,进来的正式刚才对面的那个青年。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