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3。

003,点天灯

 

我没想到这事还会和钱二爷有牵扯,事情变得有些麻烦。这个钱二爷在道上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一号人物,早些年也是个风云人物,虽然从不自己亲自下地,但是古往今来的大小事情没有他不知道的。

 

说通俗点讲就是个消息通,我们都称他为杂货铺,因为他知道的事情杂且乱。不论是黑道还是白道上的事,无论你想知道什么,只要你能给得起价码,他都能给你弄到最新消息,而且消息的可信度还非常的高。

 

渐渐地大家就都会去找他,他也以这些消息当做一种交易手段,创立了属于自己的一套规矩。按理来说像他这样知道这么多事情的人,早该让人给灭口了,也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让道上的人物都来保他,谁也不敢动他。

 

也算是一种变相的相互制衡,他就像是个分水岭,无论外面怎么腥风血雨到他那里都是一派风平浪静,他只说他认为该说的,能说的。那些他认为不该说的,不能说的。就算打死他,他也绝对不会说出一个字,也算是个奇人。

 

这样的人突然要主动给我透露消息,不是有人在幕后指使他这么做,就是他非常确定无论代价多高我都会支付。

 

这样不禁引起了我的兴趣,话已至此这个人就不得不见了,只是这背后的水会是有多深?又会牵扯上哪些人?他们的目的又会是什么?想想都感觉头疼。我正用手揉着隐隐犯疼的额角,车子在这个时候正好也停了。

 

我抬头看看发现不是解家大院,而是一个有些老旧的四合院,不过看着有些眼熟。刚下车就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大嗓门冲着这边喊。

 

“卧槽,小天真这等的花儿都谢了,你他娘的磨叽什么呢?走走走,吃饭去,饿死胖爷我了。”说着就用他的咸猪手拍着我的肩,差点让我血溅当场。

 

我捶了他一拳说:“我靠,胖子你谋杀啊?吃吃吃就知道吃,一段时间不见你又肥了你知道吗?”说着就去摸他那明显更加圆润的肚子。

 

这些年胖子帮了我不少,本来藏海花的时候我已经不想打搅他那田园生活了。没想到他自己找过来不但帮了我,还顺便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实话胖子是我们这群人里最不该趟这浑水的人,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为了我趟了进来。

 

对于胖子我除了感激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看着他有些泛白的鬓角,心里有些难过。胖子已经从一个中年的胖子,慢慢步入成了一个老胖子了。毕竟不年轻了,之前的计划让胖子也几次进入了生死边缘。

 

后来计划进入收尾工作之后,本以为他会回去继续他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结果他却留在了北京。

 

我拍拍胖子的肩膀,刚要在说话,就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吴邪哥哥,你可算是到了。”

 

我这才看到被胖子挡住的秀秀,“秀秀?你也过来了?”我有些诧异,瞟了小花一眼。随即就明白了,看来今晚的场戏,小花是打算给对方来个下马威,让对方知道老九门还是有人的,而且还特别的不好惹。

 

“是啊!听说会有一场好戏。怎么不欢迎我?”秀秀有些调皮的冲我眨眨眼。尽管已经从那个黄毛丫头,变成了霍家当家,可是在我们几个人的面前还是会露出那种古灵精怪的模样。

 

我摇摇头说:“我哪敢,这可是你的地盘。”

 

“行了,要叙旧也等进去再说,我让人准备了饭菜,我们边吃边说。几位请吧!”秀秀说着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霍家当家的身段尽显无疑。

 

进了院里我就发现这里是当年我们铁三角大闹新月饭店之后,暂避风头的地方,不禁有些怀念。听胖子说他打算从秀秀丫头那把这里买下来,毕竟这里也算是见证他们铁三角友谊的一个地方。

 

席间我们又具体讨论了一下这件事,由于都知道接下来还有事,所以谁也没有喝酒。之后小花为我们准备了衣服,大家都休息了一下,7点半我听到门外,一个伙计叫我:“吴小佛爷,当家的说,可以出发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出门就看见小花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我冲他们点点头,便随着他们坐上了来时的车。一上车胖子就一脸愤慨地说:“这次胖爷要报之前被满街追着跑的仇。”

 

我打击他说:“这回在砸场子可没有人给你撑腰。”

 

胖子马上鄙视我说,“有花爷在这里,怕什么?”

 

小花听了,特霸气的说:“如果有人敢为难你,直接打死,算我的。”

 

胖子当成就喊花爷够意思,随便还把我数落了一遍。

 

一路上就在这种插科打诨的气氛中过去了,有胖子这个活跃气氛的润滑剂,和黑眼镜的配合,让我有些恍惚,以为那九年的生死拼搏,只是一场梦境。如果潘子和小哥也在这里在的话,就太完美了。

 

我有些苦涩地牵起嘴角,果然只能是个念想。回不去了,不过还好,身边还有你们这帮兄弟陪着我。

 

车子开得很稳,时间也掐的刚刚好,7点五十我们到了新月饭店,还有10分钟拍卖会就开始了。下了车,我看着熟悉的大门,心想这是我第二次踏入这里。

 

上一次我们还把这里砸了,想想还有些好笑,随着带路的伙计上了二楼,我们进的屋还是上次我来的那一间,过了这么久一点都没有变。

 

这次我自觉地做在了左边的椅子上,胖子还调侃我说:“天真,今天不坐右边了?”

 

“你要是想坐,我不拦着。”我凉凉的讽刺回去。

 

胖子明显发现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他开玩笑,也只好闭嘴安安静静的做到了我的旁边。

 

我们刚落坐下面就有一个声音说拍卖会开始了。

 

黑金古刀是最为压轴放在了最后一个的,我只好耐着性子看着下面的拍卖。一颗心都在黑金古刀上也没注意都拍了些什么。脑子里乱哄哄的,连胖子和我说话我都没听到。直到胖子的狠狠拍了我肩膀一下,才把我从思绪中惊醒过来。

 

“嘿!天真回魂啦,想什么呢?马上就该是黑金古刀登场了,你打算怎么办?”胖子有些担心的说。

 

我这才发现原来已经到最后的黑金古刀了,我想了想,然后就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我身后的这帮兄弟。才对胖子说:“胖子,黑金古刀只能是小哥的。”说完这句话我就做到右边的椅子上。

 

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小三爷了,我现在是吴小佛爷。点一次天灯已经不会让我紧张,底气不足了。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