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2。

002,疑点

 

第二天5点多到的北京,一出机场就看见了那抹骚包的粉红色衬衫,靠在一辆路虎的边上,低头玩着手机。

 

看见我们过来才抬起头说了一句:“来了?”接着又低下头继续按着手机键盘,不用看我都知道他在玩什么,几十年的老游戏——俄罗斯方块,真不知道他怎么就会玩不腻。

 

我回了一句:“嗯。”就上了车。

 

刚坐上车就听到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冲我打招呼:“呦~小三爷儿~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我这才注意到黑眼镜也在车上,有些吃惊地问:“你怎么也在这?什么时候回来的?”

 

黑眼镜也算是我半个师傅,当年为了那个计划,小花给我安排了黑眼镜为我训练。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如果不是他我想我没有这个能力活到今天。

 

同时我也差点没让这货给玩死,想想那段时间真是生不如死,惨不忍睹的经历。所以对这货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非常的敬佩他,另一方面又恨不得把他垛碎了给小满哥改善下伙食。

 

后来知道他的眼睛出了些问题,已经要变成一个真瞎子了。那段时间我在墨脱的深山里养伤,也算是黑眼镜命不该绝。

 

竟让我在机缘巧合下,结识了一位很老很老的隐居深山里的老藏医,就和他说了黑眼镜的情况。老藏医说他有一个方子也许可以治好,但不保证一定会成功。

 

反正那时他也已经快没有光感了,有办法总比没有的好。就让嘉措尽快把黑眼镜打包送到了老藏医那,没想到还不到一年的时间,竟会在这里再次看见他。

 

“你,那个,眼睛,好了?”我有些不确定的问。

 

“呵呵~小三爷儿~瞎子我还真要好好谢谢你,不然我就成真的瞎子了。不过我也算是你的半个师傅,这医疗费就当是你的学费了。哈哈~”他说完还非常神经质的笑起来。

 

啧。这欠抽的声音,看来他这是真的没事了,我也算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于是也冲着他笑了起来。

 

我俩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笑得一脸的神经质, 直到小花上车后,看着我们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两个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神经病。我才尴尬的收回了笑容,心里暗骂自己智障了才和黑眼镜对着笑,那就是个神经病,而我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抢救下的,至少没他那么神经病。

 

黑眼镜看小花做好后,就一脚油门向前开去。黎簇坐在副驾驶上,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中间有提到苏万,说是下个月会回北京什么的。我现在也没有心情去关心那个。

 

看着小花把手机收起来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问他:“你把拍卖会的事详细地和我说说。”

 

他抬头看看我,沉默了片刻并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你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我有些纳闷,我并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我当初养好伤下山以后,先后和他们取得了联系。我们潜伏在暗处慢慢地收着当初撒出去的网。等到收网行动告一段的时候,我们就又马不停蹄地进入了另一场新的的战争——内斗。

 

之前为了我那个全面反击的计划,解家、霍家和吴家基本上算是元气大伤。还没有等我们缓过一口气,底下那些早先不安分的人又同时反水,弄得我们那时天天焦头烂额。

 

吴家当时面临着随时倒台的局面,好在我二叔还有一些影响力。而且吴家的内部结构还算简单,可操控性比较大,很快就被我和我二叔联手镇压了下来。

 

但当时解家和霍家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本来这两家就是一直内斗不断,旁系的、直系的都想在这时候分一杯羹,用群魔乱舞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两家的产业基本上都要被瓜分没了。

 

不过小花也确实厉害,利用雷霆手腕,力缆狂澜借着这场风波,把家族里那些不安分的隐患,全都处理的干干净净。

 

仅仅半年的时间,就把解家和霍家当年的产业基本上都收复了回来,还比之前发展得更好、更壮大,不亏是解家的当家,老九门后代里最有出息的一个。

 

现在北京的解家,霍家和长沙的吴家,基本上算是这条道上的势力最大的3家。老九门其他的几家基本上已经从道上销声匿迹了。通过这件事我们这3家的关系道上也都知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特别的团结。

 

尤其是解家和霍家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道上有什么消息传得还特别快,我那边前段时间的不太平,小花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怎么会在此时提起来。

 

有些疑惑的回答说:“嗯。已经解决了。怎么?这事和我那边的事还有什么联系?”

 

“没有。”他回答的相当干脆,顿了顿又说:“如果你那边已经都处理好了,暂时就先别杭州了,过几天会有一个斗要下。”

 

“你要夹喇嘛?”我有些吃惊。

 

“夹喇嘛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吴邪。”

 

“什么?”

 

“今晚的拍卖会结束后,我给你引荐一个人,具体的事情你还是听他亲口对你说吧。”之后他便不再说话。我也就不好在继续追问下去。

 

既然他这么肯定我一定会下这个斗,那就说明这个斗里有让我不得不下的理由。能让我不得不下的斗说明里面有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能让我在乎的东西,这些年一直只有一个,那就是和闷油瓶有关的东西。

 

想到这我有些激动地问:“你是说这事和张起灵有关?”

 

小花抬头看看我,点点头后说:“我知道的也不多,对方说一定要见你,具体的还要等到了你见到对方才知道,他还说你一定会对他说的事情感兴趣,对这个斗感兴趣。”

 

我立刻就明白了他那句没有说出来的话,能让吴小佛爷感兴趣的事情,一直都是和哑巴张有关的事情。而且这次黑金古刀和这个少女的出现,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个少女是一个关键。

 

想到此我又问:“查出来刀的卖主是谁了吗?这个少女又是什么人?”

 

小花这时递给我一份资料,打开发现是这次拍卖会的拍卖名册。

 

今晚的拍卖会一共有伍件卖品,而黑金古刀和这名少女是算作一件拍卖品的,也是今晚的压轴的最后一件卖品。上面没有关于刀和少女的照片,只有一段简单的文字说明,却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是说这个少女是刀的附赠品。

 

我习惯地摸摸鼻子,感觉这就是明晃晃的写着,这里有阴谋欢迎来光临。而我就是那个明知道有阴谋,还不得不去光临的那个傻子。小花见我皱眉就说:“卖主我想你也不会陌生,是钱二爷。”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