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张起灵】如果你需要有一个人陪你走到最后,我是不会拒绝的。

从踏进青铜门的那一刻开始,张起灵的世界便失去了阳光。

 

张起灵从来都没有想过,在漫长的岁月里,在看清了人心的冷漠与残忍后,会因为一个人而再次感受到温暖。自己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所做的事情也只是想要找到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他没有想到当自己找到这个联系之后,命运会用这样的方式和他开一个玩笑。

 

他活动了一下有些被冻得麻木的手脚,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重新背起行囊继续向更深的地方走去。这里的空气有些污浊但是没有什么异味,走了这么久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说明空气是没有问题的。

 

他感觉自己走了很久,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或许是他感觉错了,也就走了几分钟。从他进来之后他的时间感官就停止了工作,不能准确的感知到时间流逝。这里的温度很低,但身体还可以承受,可能是因为墙壁带着一些温润,这应该是把一座玉矿打通了而修建的。但这些都不是他此刻需要关心的问题,他需要走到最深处。

 

随着不断的深入,温度渐渐的有些回升,周围也一点点的泛起了亮光,他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是周围的玉在发光,脚下的感觉也由青铜变成了玉石。又走了一段时间前方隐隐的出现了一些光点,他知道这段长长的甬道终于要走到了尽头。随着光点越来越大,他终于走出了那个黑暗又没有时间概念的甬道。

 

眼前是一个天然溶洞,大概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他站在一处断崖上唯一的一段平台上,离地面大概有6、7层楼高,下面开满了殷红的彼岸花,花丛中不时有几只夜蝶在飞舞着,中间是一个湖,湖中间有一个用玉堆砌的平台,上面有一把椅子,洞顶上有一颗像西王母城那样的损玉,只不过要比那里的小些,颜色是那种羊脂白色,看着又像玉器,此时正微微的发着一些白光,照亮了这片空间的全貌,因为距离实在太远,就算以张起灵的视力也无法看清楚,只是感觉里面隐隐的好像有个人形。

 

张起灵有些惊讶,他惊讶于这里他并不觉得陌生,而且对那个损玉里的人形有种莫名的归属感。他知道那个就是他此行的目的,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要守护的——终极。

 

一段画面就在这时闯进了他的脑海里,没有任何的联系很突出的一个片段,画面里他看见自己在和一个满头银丝的少女交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难得露出了一个很柔和的微笑,眼里盛满了柔情,不知是谁在喊他,他转过身看到后面有一抹白色的身影缓缓向他走来,画面就在这时断掉了。

 

这段画面让张起灵感觉很温暖,可是却不知道那个与之交谈少女是谁,也看不清走过来的身影是谁,他们穿着分不清朝代的衣服。但是心里的感觉却在告诉他,这两个人他本是认识的,而且非常的熟悉。

 

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额角,张起灵抓着悬在峭壁一旁的藤蔓,几个腾挪就来到了地面上,下来才看清在彼岸花丛中隐藏着一段人工铺就的玉石小路,周围的彼岸花开的非常霸道,有小腿那么高,花有碗口那么大,殷红的好像用人血浇灌的一。,飘散着一点淡淡的清香,说不出来是什么香,只是闻起来让人感觉身心舒爽,也减缓了一些疲惫。

 

路的尽头就是那个湖,这里的湖是活水的,应该是和长白山的地下温泉水相连,水清澈见底,底部沾满了人殉,粗略的算下大概有千人之多,每个人都仰着头看着上面,在湖的正上方就是那个羊脂白的损玉。

 

之所以说是人殉,而非陶俑。只因为那样的神情和肤质,并非在那遥远的时代能制作出来的。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不一,年龄层面齐全,从几岁的幼童到半百的老人都有,有男有女他们带着或惊讶,或迷茫,或惊恐,或无措,或虔诚的表情看着上方。

 

张起灵推测在当时一定发生某种灾难,而且是瞬间就结束了。所以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一切就已经结束了。只是他无法想象那会是怎样的一场灾难,才会将人们瞬间定格在那一瞬,并且保存著那个瞬间。是的,保存,无论谁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想到时间静止的魔法。

 

魔法?想到这样一个词,张起灵愣了一下,他想难道是被吴邪感染吗?自己这样的人竟然会用上这种充满科幻色彩的词。他摇摇头,重新将视线放到周围的环境上。

 

在路的一旁有一个玉做的灯台,上面有一个方形的凹槽,张起灵想了想拿出了那个鬼钮龙鱼玉玺,随着鬼玺的镶入,地面轻轻的震动了一下,接着耳边就传来了机巧运转的声音,片刻后湖面升起了一座白玉桥,一直延伸到湖中央的平台上。

 

张起灵想他的终点就要到了。踏上白玉桥的那一刻,脑海中再次出现了那些零零碎碎杂乱无章的画面,由于太过零散,又因为消失的太过于迅速,他并没有抓住任何一个画面。他放弃思考,继续过了桥,眼前就是那个平台。

 

平台有三个阶梯,最上面是一把椅子。离近了他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把千年寒冰椅,入手非常冰凉,椅背上雕刻着一只踏火麒麟,就像他的纹身一样的图案,两个扶手雕刻着两条龙,龙头高高扬起,龙嘴含着拳头一般大的夜明珠。

 

张起灵把背包放到一边的地上,然后坐在这把千年寒冰椅上,椅子的扶手两边分别有两个圆环状的凹槽,他将三环响分别镶入凹槽中,将手放在了夜明珠上,抬头看了看头上羊脂白损玉。

 

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光线渐渐的暗淡了下去,损玉中的人影似乎动了动,然后一种疲惫的困顿感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他的头慢慢的低了下去,当最后一点意识消失的时候,他想起了那人说的那句话,耳边似乎再次听到了那人用着有些急切,有些温润的声音说:“如果你需要有一个人陪你走到最后,我是不会拒绝的。”

 

 

 

张起灵篇完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