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妤白

专业瓶邪文
不拆不逆双洁癖
可以all邪单箭头
occ少许

佛系随缘更新
无责任挖坑不管埋
想法太多
以后补充

【瓶邪】烛灯泪(接沙海3后,瓶邪黑花多CP,HE小虐)001。

001,消息

 

‘我已经是张家最后的张起灵,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必须由我来守护。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还是和你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个青铜巨门来接替我。

 

等等,你是说,老九门是要轮流的。你们张家已经轮了好几辈子?那如果不是这样。按照承诺,老九门到现在,应该是轮到谁?

 

你。

 

每次想起这段话,我都特别想跑去把门炸了,然后把闷油瓶拖出来抽一顿。再告诉他,‘你大爷的张起灵,我吴邪不是个懦夫,该我付的责任我不会赖掉。不需要你这样的保护。’当然这也就只是想想,自从闷油瓶进了青铜门去替我当守门大爷之后,我的人生就彻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前5年还好,虽然三叔那老狐狸,或者说谢连环已经生死不明人间蒸发了。我迫于无奈只好接手了他的产业,也发展了一些自己的人脉。刚开始的时候吃了很多苦,碰了很多壁。

 

好在有这帮兄弟和二叔的帮衬,才没有让底下的人给生吃活剥了。一点点地也稳定了下来。本来以为就要这样平平安安地,等到十年之期一满,就可以把闷油瓶接出来。

 

没想到,一趟墨脱又让我陷入了那该死的迷局里。局没破我果然跳脱不了。既然我逃不出来,那我就只好自己亲自动手,来让这一切结束了。虽然为此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随着真相越来越明朗话,我背负的责任也就越来越多。我现在也终于明白了,闷油瓶的那句,‘有时候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这句话的真谛。

 

可是我已经深陷泥潭,再也无法摆脱。不知道门里那个替我守门的闷油瓶,如果知道了他想保护的天真,最后还是没有逃出这场命运的枷锁,会作何感想?

 

会不会觉得不值?还会不会代替我去守青铜门?

 

记得被割喉掉下悬崖的时候,我还在想,如果我就这么死了。等到十年之期到的时候,没有人去接那闷油瓶回家。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

 

不过后来想想说不定,那时候他失魂症又犯了,再也不记得曾经有个吴邪要带他回家了。

 

好在,好在,我活了下来。我还有兑现约定的机会。还好,还好,汪家已经让我彻底的铲除,这场关于宿命的博弈我并没有输。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再怎么天真的人也都是会改变的。我从不否认我的变化,也不后悔我的选择,只是多少还是会有些难过,我终究还是负了那些真正关心我的人,那些希望我能逃离这个漩涡的人。

 

看着底下各个盘口的领头人,看着他们眼睛里透露出来的畏惧与敬畏。我想我吴邪终究还是走上了三叔的老路,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会作何感想。会不会像小时候一样的骂我?又会不会摇头叹息?

 

“老板,都收上来了。”王盟说完就站到了我的后面。这些年他也成长了很多,做事情越来越沉稳老练,很多事已经不需要我亲自出面也能妥善地处理的很好。

 

当初把他开除的时候,本想着让他脱离这个泥潭。我不想让太多的人因我而被牵扯进来,尽管我已经因为这件事情将很多人牵扯了进来,但心里还是希望能保一个是一个。

 

结果等我再次踏入那个总是卖不出去东西的铺子时,一眼就看到他趴在铺子的柜台上睡觉。我真有一种回到了几年前,那个还没有遇到闷油瓶,那个还会为了交不起水电费而发愁的小老板。

 

可当我发现他流了一柜面的口水的时候,我那点小感伤就立刻烟消云散了。说实话看到他看见我时,那傻不拉几的表情,我真的很想抽死丫的,真丢人,真给爷跌份。

 

后来他说还想给我当伙计,就守着这个铺子,说什么不放心我一个人,像个老妈子似的絮絮叨叨了一大堆。说不感动是假的,我吴邪何德何能,能在有生之年结交你们这群出生入死,不离不弃的朋友?

 

想想这也许是我这不幸的人生中最大的幸运。算了,他想留就留下吧。事情也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汪家基本上已经架空了,撒出去的网已经收回了大半,剩下几条漏网之鱼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保他一个王盟现在的我还是做得到的。

 

看着桌子上整整齐齐的账本,我很随意地拿起最上面的一本翻了翻,大概扫了眼没发现什么大问题。这是我回来后第三次查账,我相信他们也不敢做什么手脚,毕竟前两次的教训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我吴邪虽然被道上称一句吴小佛爷,可不是就说我真成了佛,天天做善事。那是因为我轻易不生气,我尽量能和平解决的事情不愿意见血腥。但是也不代表我不会生气,一旦触到了我的底线,我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底下的人也都知道我的品性,而且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我亲自挑选出来的,多少还是能让我放心用的,毕竟我对他们也并不差。道上的人都知道,跟吴小佛爷做事,待遇好,危险少。

 

虽然事情已经到了尾声,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但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当事情没有真正完结的时候,都不能有一丝松懈,谁都不知道蚂蚁能不能吞掉一头大象,任何一点小小的纰漏都可能让我彻底输掉这场博弈。

 

所以我今天要适当的给这些人点甜头,我要收买住这些人让他们更加死心塌地的为我做事。我抬头给王盟递一个眼神,他立刻会意的拿出了一份地图。

 

看着他们眼睛里的贪婪,我拿起了桌边还有些余温的清茶,喝了一口才说:“这是一个宋朝的墓,我也是偶然发现的,这个墓很干净还没有被动过。这没两个月就要过年了,这个墓就当送给弟兄们的新年礼物了。干完这一票大家过个好年吧。里面的东西你们自己看着分,这次我一分利也不要。”

 

话音刚落,几个盘口的老大就激动地开始了讨论。只有娅姐和沈柒没有参与,他俩是我这些盘口里最值得信任的人,我相信他们能明白我的用意。

 

看着他们也讨论的差不多了,就说:“我吴邪是什么样的人,大家也清楚,有我一口饭吃,绝对不会让你们去喝汤。装备和人你们自己调配,有什么需要就和王盟说。这没什么事就散了吧。”

 

等他们都走干净了,我才和王盟,坎肩走出来。黎簇在车上看见我们下来,有些纳闷的说:“今天怎么这么快?”

 

我瞥了他一眼,坐上车后才说:“今天查账并不是最主要的目的,那些账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之前我已经让他们知道了骗我的后果,他们还没有这个胆量再次挑战我的底线。”

 

“老板,回店里吗?”王盟回头说。

 

“不了,直接回家。”话音刚落,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小花。

 

刚接起来,那边就传过来了一个甜甜的女生:“吴邪哥哥,有没有想我啊?”是秀秀的声音,我有点纳闷,又看了一遍来电号码,确认确实是小花的,就说:“想,特想,贼拉的想。”

 

“噗。吴邪哥哥你越来越不好玩了。”

 

“找你吴邪哥哥什么事啊?怎么用小花的电话?”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那边隐约的好像有人说了一句什么,接着小花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吴邪,明天北京有一场拍卖会,你最好来一趟。”小花语气很严肃,这让我也不得不挺直脊背。

 

“怎么?拍卖的是什么?”

 

“黑金古刀。”

 

短短的四个字,让我脑子嗡的一声,我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我尽量深呼吸去平复可还是抖得厉害,我抖着手去摸自己的烟,好不容易把烟吊到嘴上,打火机又怎么也打不着火。

 

黎簇在边上看我的神色不对,抢过打火机替我点上了烟。我连着吸掉了半根烟才渐渐的平复了些情绪,尽管这样我还是有些颤着声音的问:“确定吗?”

 

“瞎子说是真的。就是哑巴张丢在塔木陀的那把。不过……”小花拉了一个长音。

 

让我有些急,不耐烦的问道:“不过什么?”声音竟然有些不受控制的高。

 

小花明显愣了下,虽然还有些犹豫,但还是接着说:“和刀一起拍卖的还有一个少女,具体的,我这边还在查,你最好尽快过来一趟。”

 

少女?古董拍卖会什么时候也开始拍起人来了?心里虽然有很多疑惑不过我还是答应小花会尽快赶过去。

 

当天我就订了机票,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之后,就带着黎簇坐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现在就算我不在,王盟也完全可以独当一面,我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

 

一路上我心里一直在思考这场拍卖会的拍品,既然黑金古刀再次现世,就证明那之后又有一批人去了塔木陀?会是谁?汪家人?不可能。他们现在没有那个精力和能力,汪家现在已经没剩下什么了。

 

为什么和刀一起拍卖的还有一个少女?这个少女又是谁?这个卖主有什么目的?我感觉这件事还没有完,这之后又藏了哪些阴谋我还不得而知。

 

黑金古刀在这个时候出现绝不那么简单,这个少女也许就是一个关键。我感觉到一个更大的阴谋正在等着我掉进去,可是我却别无选择。所有有关闷油瓶的事情我都不敢大意,因为输不起。

 

TBC


评论(2)

热度(32)